第十章

    谈女士换了棉袍子在家等他们。

    「伍医生喝香片还是铁观音。」

    「叫我尚勤得了。」

    「请坐,尚勤,你与父母同住?」

    伍尚勤笑着张望,「为甚么不见伯母?之珊,这位是——」

    谈女士一怔,「我就是伯母。」

    伍尚勤发呆,「伯母怎会这样年轻?」

    之珊忍笑忍得要转进厨房去藉口切蛋糕,她自后门出去,站在后园,捧腹大笑,真不愧是心理专家,专攻人心。

    日行一善,叫人开心,有何不可。

    中年太太喜欢减寿,就狠狠替她减去二十年好了。

    笑完了,才回到客厅去坐好。

    只见母亲已与伍医生成为知己,絮絮不停诉说心事。

    她说:「尚勤,实不相瞒,最近我为一件事担心:你看,我衣食不缺,身体也健康,客观条件不错,但总郁郁不乐,何故?」

    之珊又咧开嘴。

    她心中说:更年期更年期。

    但是她想听伍尚勤怎么讲。

    只见伍医生缓缓放下茶杯,郑重地想一想,「呵,」他语气严肃,“这是天性敏感的人通病。」

    之珊收敛笑容,她对伍尚勤佩服得五体投地,说话如此机灵讨好,已是一种艺术,他这样做,是爱屋及乌吗?

    谈女士一听,觉得年轻的医生说到她心坎里去,不禁鼻酸,「是吗,这是我毛病,可有得医呢?」

    「多休息,放开怀,下次,我带几种天然草药来。」

    这时,之珊站起来闲闲说:「如果要看电影,时间差不多了。」

    伍尚勤问:「伯母可要一起去?」

    谈女士答:「我想休息,天气差,你们开车小心。」

    她回楼上去了。

    之珊看着她背影叹口气。

    尚勤问:「你想看戏?」

    「来,我们在家砌拼图。」

    之珊一早发觉书房里有几盒立体拼图。

    她说:“一盒是雪姑七友中小矮人的茅屋,另一盒是梵蒂岗圣彼得大教堂。」

    伍尚勤不加思索:「大教堂。」

    「好,够勇气接受挑战。」

    尚勤笑,「不,我是想,这座模型起码做三个月,可以天天来。」

    之珊问:「你想陪我?」

    他坦白:「是。」

    「尚勤,可否陪我到水牛城去一趟。」

    「你想乘火车还是开车,即日来回还是住宿一宵?』

    之珊想一想,「早去早回,轮流驾驶。」

    「那么,我们早上七点出发,公路会比较畅通,我有一架吉普车,适合长途驾驶。」

    「你买些饮品水果。」

    「我懂得。」

    「明天早上来接我。」

    他并没有问之珊去水牛城做甚么。

    方便讲的话,她一定会告诉他,不说,即是不想透露心事,问也无益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天未亮之珊已经起来梳洗。

    她带了相机及摄录映机,穿得特别暖。

    谈女士进房来,“这么早。」

    「是,」之珊微笑,「尚勤与我去看大瀑布,你可要一起来?」

    叫她也去,她才不会疑心。

    「我可没这种劲,你记得开了手提电话,免我挂心。」

    之珊穿上羽绒大衣。

    「之珊,穿我的皮袭。」

    「会遭人淋红漆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貂鼠镶在里边,没人看得见。」

    她取出一件其貌不扬的灯芯绒外套。

    之珊一看时间,探头出窗,「他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叫尚勤进来吃个早餐,好有力气驾车。」

    说得也对。

    她奔下楼去,打开门,叫道:「尚勤,有烧饼油条,还有家制手磨豆浆。」

    伍尚勤一听,立刻跳下车来。

    谈女士喜见这年轻医生一点架子也无,热情招待。

    尚勤手挥目送,十分钟内完成吃的任务,又将粢饭打包带走,连声道谢,并轻轻提醒之珊带护照。

    他领着之珊出门,把四驱车呼一声驶走。

    谈女士觉得完全放心。

    车子转上公路,交通开始汇集,不过还算畅顺。

    之珊说:「没想到你对公路这样熟悉。」

    「我昨夜读熟了地图,还有,车子设卫星导航系统。」

    之珊喜欢这类男人,今日世界,谁敢带着一个诗人上路。

    车子经美国边界海关进入水牛城。

    “一直驶,可以去到甚么地方?」

    伍尚勤答:「波士顿、马利兰、阿特兰大、迈亚米海滩、古巴…

    之珊笑说:「我们找到-本街就很好。」

    尚勤把街名输入导航系统。

    「野餐篮子里有甚么?」

    「熟可可。」

    他斟出一杯交给之珊,杯子里加放几颗小小棉花糖。

    喝下去,勇气来了。

    「向前进。」

    尚勤一言不发,把车驶往目的地。

    之珊也开始沉默。

    四驱车驶过近郊,住宅区一条条内街,下过雪,路滑,尚勤十分小心。

    导航系统一把女声温柔地报告:「向左转,便是-本街,留意你的号码,你到了。”

    十八号,十六号……十二号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停下。

    之珊把照片取出来印证,对,就是这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尚勤停定车子。

    之珊下车,气温低,她拉紧外套领子,穿上手套。

    「请你在车里等我。」

    尚勤点点头,忠告说:「不要走进屋内,找一个公众场所说话。」

    之珊轻声说明白。

    她看看时间,已是上午十一点。

    之珊先活动一下手脚,然後鼓起勇气到十二号门前按钤。

    先传来小狗吠声,然後是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个华裔少妇来开门,「我们不买任何奖券。」

    之珊连忙说:「我找刘雅雯。」

    「我正是她,你是谁呢?」她确是照片中人。

    她穿着浴袍,面对面,距离不过两三尺。

    看清楚了,她不是王晶晶。

    腹部隆然的她就快生养,头发皮肤指甲都修理得很乾净,看来是好人家女儿。

    她再问:「你是谁?」

    「啊,」之珊找藉口,「我是房屋经纪,想打听一下,你们可有意愿出售这间住宅。”

    「不,不卖了,孩子就快出生,不想搬家,可是,我也好奇,请问屋子现在值多少?」

    「大约三十二万。」

    「呵,好消息,我两年前廿八万入市。」

    之珊点点头,想转头离去。

    她有点失望,却放下心头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不是晶晶,周元忠与他的朋友搞错了,找不到只有更好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屋里忽然传来一把声音:「是谁在门口,别同陌生人说那么多。」

    之珊愣住。

    她认得这把响亮清脆的声音,那两句稀疏平常的话在她耳畔响起,像平地起的响雷。

    之珊耳边嗡嗡响。

    刘雅雯立刻关门。

    之珊伸手出去格住大门,不让它关上。

    她扬声:“晶晶,那是你?」

    刘雅雯进退两难,用力推上门。

    之珊叫:「晶晶,快出来,我是杨之珊。」

    她与刘雅雯角力。

    这时,伍尚勤在车上看到情况不对,下车过马路来帮忙。

    忽然,那把声音又说:「雅雯,让开。」

    刘雅雯狠狠问之珊:「你到底是甚么人?」

    有人自身后走出来,微笑说:「以後小心门户,看清楚才开门,知人口面不知心啊。」

    之珊很镇静,轻轻说:“晶晶,你好。」

    身后一个妙龄女子,染粟色短-,穿T恤短裤,轻松活泼,她说:「之珊,你终于找上门来。」

    两个年轻女子对峙,一动不动,凝视对方。

    之珊感慨万千,一切都是为着王晶晶,她的下半生得以改写。

    她开口:「找个地方我俩谈谈。」

    「请进来喝杯茶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去别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晶晶笑了,「也好,到一间茶室去,高谈阔谕,让所有人听听我同你的故事。」

    之珊踌躇。

    晶晶看到伍尚勤,「是你男朋友吗,请他也进来不就行了。」

    尚勤这时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小小平房。

    室内光线柔和,布置舒适,但是之珊无心欣赏。

    她开门见山:“晶晶,为甚么失踪?大家以为你已遭不测,为着你闹得人仰马翻——」

    晶晶扬起手,「我都知道。」

    之珊叹口气,「不为别人,也想想父母。」

    晶晶不出声。

    她坐的位置背光有阳光,把她的薄棉布衫照射得半透明,隐隐显出美好身段,王晶晶不折不扣是个标致女子。

    伍尚勤在各类传媒中见过她的倩影,今日看到她真人,几乎想说:久闻大名,如雷灌耳。

    祸国殃民的,往往也只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之珊说:「警方还在找你。」

    晶晶不出声。

    「警方怀疑家父杀害你。」

    晶晶仍然沉默。

    「你可否现身还家父一个清白?」

    晶晶忽然笑了,她微微歪着嘴,像是有许多话说。

    她说:「我有一个故事要讲。」

    「愿闻其详。」

    晶晶开口:「不久之前,有一个廿二岁的女子,出身贫穷,相貌不差,本来她已有固定男朋友,却在一次偶然的机缘下,认识一个中年商人。」

    之珊知道这是晶晶说她自己。

    「他提供物质享受给她,暗示他俩关系会有前途,使个性愚昧虚荣的她充满不应有的憧憬,从未想到,她不过是一件新鲜玩具。」

    之珊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商人,有个独生女,年纪与我相仿,是他掌上明珠,珍若拱壁,呵,别人的女儿却贱若烂泥,供他耍乐。」

    听到这里,之珊低下头。

    「商人渐渐对这名女子厌倦,想撵她走,态度一日比一日冷淡,那女子忽然醒悟,不由她不走了,伤心之余,退一步想:都会中不少穷女,都趁这种机会挣一笔本钱,重头开始,她愿意静静消失。」

    晶晶用手掩着脸。

    「但是,那商人有更好的建议,他有一个助手,他对那女子觊觎已久,商人竟要把女子派给他!」

    之珊听到这里,喉咙咯一声。

    甄座聪出场了。

    他们玩着一场这样残酷的游戏。

    「那个助手,是个奸角,他看中了商人独生女,狼子野心,希望人财两得。」

    之珊颤抖。

    「那助手一只手搭在可怜女肩上,『你贪慕虚荣?可以,不过,需拿些东西来换』」

    伍尚勤低呼:「啊。」

    晶晶说下去:「她知道这个地方再也不能留下,她把那人一手推开,她悄悄离去,她躲在朋友家痛哭,没想到警方已开始找她,并且怀疑商人杀人灭口,这件事忽然搞大,原来是有人要利用机会拉商人下台,啊,真痛快,那样的恶人,联群结党,为所欲为,弱女只得任由宰割,现在,他们自己人杀自己,无论谁被砍倒地,都是好事。」

    之珊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晶晶说下去:「她借了别的护照出国。」

    「你一直在水牛城?」

    「不,孤身寡人,一直流浪,纽约、水牛城,下一站也许是罗得岛,更可能到西岸去看看三藩市,这些日子以来,我看清楚了自己,也看清楚了人家,我痛定思痛,决定重头开始,我还年轻,我不必牺牲,即使死了也是白死,有人会拍手说死得快死得妙。」

    之珊说:「你家人——」

    「他们公然呼天抢地,是因为受人收买,出场演戏。」

    「你同他们一般残忍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,之珊,你是温室花、千金女,你知道甚么。」

    「你若有看新闻,应知道我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因受重创而看清了一只禽兽的真面目,还算值得,我就没有那样幸运,你别看我好端端坐着,实则,已经肢离破碎。」

    「请你向警方现身。」

    「还你父清白?相信我,之珊,他不是一个清白的人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样终身流浪,未免飘零。」

    晶晶笑了,她意料之外地哼起歌来:「我是一叶浮萍,千里飘零觅前程,一路上歌声未停……」

    伍尚勤开口了,他语气诚恳:「我是一个心理医生,你愿意与我谈谈吗?」

    晶晶哈哈笑,「你医杨之珊的心病不就得了,我不必你理,我已经报了仇,不不,不是靠自己的力量,我有甚么本领,之珊,恶人自有恶人磨,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若然不报,时辰未到。」

    王晶晶仰起头笑得无比畅快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十分亢奋,「你,你杨之珊,深受两只豺狼宠爱,你没想到会有一天受累吧。」

    之珊站起来同伍尚勤说:「我们走吧。」

    晶晶慢慢静下来。

    之珊已经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她听见晶晶说:「别恨我。」

    之珊诧异地转过头来,「你还在演戏?王晶晶失踪案已告结束,我已经知你下落。」

    之珊拉开大门,走到街上。

    她深深吸一口新鲜空气,与伍尚勤上车去。

    伍尚勤迅速把车驶走。

    之珊筋疲力尽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可怕,王晶晶心中只有复仇两字。

    尚勤问:「可需要通知警方?」

    之珊答:「她此刻已从後门离去,她那样喜欢流浪,任地跑天下好了。」

    这是杨之珊复仇的方法。

    「她想甚么,就让她得到甚么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原谅她?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上主,我只求饶恕,我哪有资格宽恕别人。」之珊语气悲凉。

    伍尚勤伸手过去紧紧握住之珊的手。

    四驱车直驶上公路。

    「回家?」

    之珊点头,回家,有家可回真好。

    看到母亲来开门,她泪盈於睫。

    谈女士问:「怎么了,尚勤,之珊为何不高兴?」

    已经凡事唯他是问了。

    尚勤笑笑,「路上累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么,我不留你说话啦,明日再见。」

    之珊故意拖延时间,到凌晨才通知周元忠:「找到王晶晶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亲自去过那地方?」

    「是,请知会警方,她安然无恙。」

    「我会说『有目击证人发现失踪人口王晶晶在美国纽约州水牛城出现』。」

    「他们会否知会国际刑警?」

    「自愿失踪并不触犯法律。」

    之珊不出声。

    「你在甚么时候与她见面?」

    「昨日中午。」

    周元忠笑,「此刻她已去到旧金山。」

    元忠说得对,你追她走,毫无结果。

    「公司好吗?」

    「开源节流,进度理想,在不景气下算是过得去。」

    「之珩可在公司?」

    「我替你接过去。」

    他好像没有私人体己话要说。

    几秒钟後之珩的声音响起:「之珊,母亲说你新男友已赶到陪你。」

    「新男友?」之珊喃喃说:“这么讲,我还有旧男友了,那么受异性欢迎,真是荣幸。」

    之珩却不介意妹妹的抗议,笑起来,「我这边上了轨道,邓景新正在本市探访孩子,他也赞我做得好。」

    「可有复合机会?」

    之珩改变话题:「之珊,你好好把身体养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是,多谢叮嘱。」

    之珩忽然透露一个消息,“前日开会,我邀请杨汝得出席。」

    「他可有出现?」

    「他婉辞,笑说,南山风景怡人,他收取股息,足够悠然生活,不想再出来为任何业务劳神。」

    之珊微笑。

    之珩说下去:「我不再麻烦他了。」

    之珊说:「我已找到王晶晶,她并没有遇害,失踪是她演出的一出好戏,她要报复杨汝得欺骗及遗弃她。」

    轮到之珩沉默。

    「她如愿以偿。」

    之珩轻轻说:「因这件事,一个人自杀,一个人在精神病院,一个人受重伤,一个人退出江湖。」

    之珊接上去:「也有一个人长大成熟,那是我,也有一个人学以致用,那是你。」

    之珩说:「最大得益人是我。」

    之珊看法不同,「你现在每日工作十四小时,这叫做得益?」

    两姐妹一起笑起来。

    半晌之珩说:“这次你吃足苦头。」

    「我太放肆任性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年轻人的通病,过去的事,别放心上。」

    之珊挂上电话。

    母亲推门进来,“三更半夜,同谁讲话?」

    「以前不觉得,现在发觉亲姐妹无话不可说。」

    「那多好,」谈女士十分宽慰,她问女儿:「伍医生会耽多久?」

    之珊微微笑,「好几年,他来读书。」

    谈女士惊喜,“这么久?」

    之珊伸一个懒腰,表示累了,做母亲的识趣地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之珊缓缓放下手臂,像晶晶一样,她肢离破碎,她的左臂伸到一半已是极限,再也不比从前,自此以後,直到永远,都不会康复。

    她渐渐坠入梦乡。

    之珊发觉自己置身一个火车站。

    她看到晶晶挽着简单行李,坐在长凳上喝纸杯咖啡。

    之珊过去问:「晶晶,去哪里?」

    王晶晶抬起头来,「又是你,又被你找到。」

    「跟我回去招待记者。」

    「打死我,拖我回去,你才可以如愿以偿。」

    之珊坐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晶晶伸手抚摸她身上皮裘,「之珊,你永远轻裘肥马,你看我,怎能同你比。」

    她身上是一件臃肿的旧呢大衣。

    「我给你。」之珊脱衣。

    「不,我不要你施舍,你生下来甚么都有,我则需一件一件赚取,你毋需讨好任何人,我可得逐张面色看,世事不公道如此。」

    之珊看着她,语塞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去甚么地方?」

    「天之涯,海之角。」

    「也许你会遇到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,从此安顿下来过隐居生活。」

    「我爱的人不爱我,爱我的人我又不爱。」

    之珊把皮裘大衣脱下给她,她又还给之珊。

    「不是我的,就不是我的。」

    说完她别转头去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鹅毛般大雪自空中飘下,之珊诧异地抬起头,发觉火车站已经不见了,她站在旷野,严冬,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她急忙找母亲,「妈妈,妈妈。」

    之珊大声叫。

    忽然有人紧紧拥抱她,「在这里,我们都在这里。」

    睁开眼,见是伍尚勤。

    「我妈呢?」

    「到社区中心游泳去了。」

    之珊点点头。

    「我与她谈过一会,她建议你与我一起报名读书,你说可好?」

    之珊微笑,「要不读书,要不结婚,女性擅於逃避,出路真多。」

    「也可以结了婚才读书。」

    「结婚不宜太急。」

    「我赞成。」

    之珊起来梳洗,一边问:「儿科可包括接生?」

    「不,婴儿要生下来之後才归儿科,否则,属妇产科。」

    之珊刷牙,「原来如此。」

    差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王晶晶失踪,她已决定同甄座聪在一起,那样,她会错足一生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