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生

    七八公分的雪在温哥华来说已是盛事,早上起来思敬一拉开窗帘便看到粉妆玉琢的雪景,园子及私家路上唯一的足迹属于觅食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雪仍在下,思敬想起红楼梦中贾宝玉等下雪的描述:那一早,贾二爷见一室皆亮,还以为是日光,谁知是下了一夜大雪,白雪反映到室内所致,他推开窗户一看,外头扯絮拉棉地,还正在降大雪。

    用来形容今日情形,至好不过。

    上星期日拨电话到多伦多,听郑伯母说,下了近两公尺雪,铲个半死,那边情形是比较可怕。

    所谓郑伯母,其实是思敬的朋友郑宇淑,思敬的女儿小昆叫她郑伯母,思敬觉得好玩,也跟着叫。

    其实小昆叫错了。

    宇淑嫁给姓王的人家,应该是王伯母才对,可是小昆不接受女性出嫁后连本姓都不能保存,故称郑伯母。

    呵,忘了讲一句,小昆已是大学生了。

    当下思敬口中喃喃说:“丰年好大雪。”便取过照相机,披上羽绒大衣出去拍照。

    按了十多张,小昆在门口叫:“妈妈,时间到了,要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思敬问:“学校可关门?”

    小昆笑,“你倒想。”

    思敬只得速速梳洗。

    车房里两部四驱车,有备无患,小昆说:“妈,你用平治,我来开兰芝路华。”年轻的她预备大显身手。

    “小昆,下雪交通必挤,不如你我合用一辆车,也为他人着想。”

    小昆好生失望,好不容易等到下雪,她打算把那辆高大英勇的吉甫车开出去出风头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让你驾驶。

    小昆温柔地看着母亲,妈妈都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,能担心多久就多久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“好好妈妈,你说什么就什么。”

    思敬感动,“小昆,你就是这点可爱,从不叫妈妈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言重了,妈妈,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出了路口,如履平地,才知道四轮带动的好处。

    思敬感慨,“你看我们多幸福,下了一夜的雪,懵然不觉,拥被而眠,古代才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小昆笑,“若付不起电费,现代人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驶到山腰,思敬咦一声,有车抛锚,司机站在路边朝他们招手。

    小昆马上说:“妈妈别理他,我们时间挤逼。”

    思敬慢车,按下车窗,吹得一脸雪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司机一边跑过来一边说:“我的车不动,我今早必需准时到市中心见工,请载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妈,别去睬他,江湖守则是别让人搭顺风车,还有,自己也千万不可乘顺风车。”

    思敬却对那陌生人说:“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小昆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那人上了车,脱下帽子,母女才发觉他是同胞。

    也不稀奇,这座山已被洋人戏称为筷子山,可知有多少中国人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本来焦急得脸都红了,上了车,还频频看表,车子驶到山脚,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思敬问:“什么街?”

    “请在温哥华酒店放下我即可,我过马路到勃拉街。”

    思敬慢慢把车靠边。

    年轻人间:“请问贵姓?”

    “我姓于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于小姐真是好人,谢谢你们。”

    思敬解释:“我姓于,我女儿姓洪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一怔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来,小昆不耐烦地说:“到了好下车了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人只得颔首再道谢下车而去。

    小昆立刻教训母亲:“对陌生人不要说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他不像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坏人额上凿字吗?”

    思敬笑,“有些凿流氓二字,有些凿瘪三二字,不过亮眼瞎子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了,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小昆念会计,已在一间公司实习,于思敬呢,却在读大学二年级,选的是她自小向往的天文物理科。

    再次入学令她年轻,她同小昆说:“假使我发现一枚新星,我会以小昆命名。”

    思敬记得当时女儿没好气地答:“妈妈,我真替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不呢,的确值得庆幸,卑诗大学并非那么容易录取成人学生。

    思敬才不理会人家怎么说,她照穿华伦天奴套装及黑嘉玛貂皮去上学。

    一日有一外国同学走过来对她说:“这位女士,把动物的皮穿在身上是非常下作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思敬眼也不眨,抬头说:“你弄错了,我这件是尼龙毛的充头货,不过千万别拆穿我。”

    那些小女孩哪里分得出真同假,只要当事人肯承认不是真货,也就罢休。

    小昆怎么想?

    小昆只想母亲开心。

    那雪真下了一天。

    同学问思敬有何感想。

    “感想,嗯,感想,我想到一百年前铁路华工建造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情况,漫天风云,衣衫褴褛,无片瓦遮头,结果铁路造成了,官方无一字记录华工功绩。”

    由于思敬的感慨是真的感慨,同学默然。他也是移民,父母是奥地利人。

    那日放学,思敬在图书馆留到五点,才去接小昆下班。

    到了山腰,发觉早上抛锚的房车经已拖走。

    小昆知道她想些什么,于是说:“妈,你的毛病是太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人永远不会太富有、太好心、太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亲。”,

    回到家,思敬换过舒适的衣裳做功课,小昆做晚餐。

    “妈,今日我们做鸡汤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菜?”思敬最怕卷心菜及生菜。

    “小棠菜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去过唐人街?”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唐人街,到处超级市场都有豆腐芽菜大白菜,洋人叫它小白菜。”

    “唷,将来怕还有杨乃武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赚,为什么不。”小昆笑。

    一日思敬与小昆去逛公司,在皮草部看到一件庇埃鲍曼大衣,一比港货,连税才半价,刚想试,一位台湾太太捷足先登,一披上,价都不还,立刻付现款,穿着就走,盒子都不要。

    黄人现在的气派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名牌一减价,广告全登在中文报纸上。

    开头还有人担心排华,可是此刻人多势众,排都排不掉,退而求其次,华人不排他们就好。

    什么都要自己争气。

    思敬走到窗前,喃喃日:“这雪一日不停。”

    电话铃响,小昆去听,半晌,抬头说:“是父亲,想同你说几旬。”

    思敬很平静地答:“有话好说,还离婚呢。”

    小昆只得说:“爸,她在浴室,是,下雪了,我们很好,不过爸,我看到一只卡蒂亚手表,型号是——,你替我带来?好极了,几时?过了年,也好,不,我没有固定男友,温哥华什么都好,净有二难,一难找工作,二难找男朋友,哈哈哈哈哈。”又说很久,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冬季有几个大节,洪某要陪新太大,大抵不会有空来看女儿,再说,小昆也大了。

    “爸说一月头他会抽空来几天。”

    思敬不语。

    “他问可否在客房住三两日。”

    思敬忽然厉声说:“你当心我连你这个姓洪的都赶出去!”

    小昆噤声。

    那一夜思敬看书看到深夜才睡,不再同女儿说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有人按门铃。

    是星期六,谁来?钟点女佣要到下午才上班。

    思敬披上外衣,起床去看。

    小昆也警惕地醒来。

    偌大房子,到底只得母女王人,四通八达,什么都看得见,焉得不小心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,踏雪而来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他满面笑容。“于小姐,我得到了那份工作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思敬这才想起昨天之事,“呵,我们真替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小昆在母亲身后尖声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住址?”

    “进来再说,外头冷。”

    青年人说:“我叫江永光,两位早。”

    “喝咖啡还是茶?”

    “我喝热可可,加一半牛奶。”

    小昆冷笑一声,把我们家当茶餐厅。

    思敬间:“江永光,你干哪一行?”

    “会计。”

    “啊,”这一下小昆刮目相看,原来是师兄。要向他请教的事多着呢,立刻和颜悦色起来,“江永光,可可里可要加些肉桂粉?我们还有芝士吐司。”

    思敬当然知道女儿,不禁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当下她对年轻人说:“恭喜你,这回子学以致用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若不是你们义载我一程,势必迟到,虽情有可原,印象分必然大减。”

    思敬说:“不会的,真才实学,那怕这种小小意外。”

    正客气,小昆却打蛇随棍上,“那么江永光,你要设法报答我们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想请客吃饭。”

    思敬怎么好意思,“待雪晴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气象局说今天中午即晴。”

    小昆抢着说:“那么,下午出去吃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时正来接你们,即刻去订位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思敬想起来,“你怎么找到我们住址?”

    “呃,”那年轻人摸一摸鼻子,“我记住你们的车牌号码,我有朋友在交通部处理电脑记录。”

    “咦,那不是机密资料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啦,他们常把地址卖给邮递公司寄广告之类。”

    小昆说:“下午见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人倒不是坏人,可是心思十分缜密,有心结交她们母女,看样子是对小昆有意思。

    年轻真好。

    小昆转个身出来,“妈,这是你买给我的礼物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昆手上搭着几件时装,“你买那么多梵萨昔给我?”不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七折,很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妈,梵萨昔只适合两种人穿,一是十五岁少女,二是小歌星明星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还年轻,穿上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思敬气馁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很感激你,不过,还是退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条裤子留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那是条茄子色起金色花纹的弹性牛仔裤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呢!”

    下午,思敬却没有穿上它出去。

    江永光有备而来,开了一辆好车来接。

    为着小昆,思敬有意无意打听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什么年纪了,同父母住吗,住宅在哪一条街?可是卑诗大学高材生,还有,有无亲密女友?

    江永光极之磊落,一一作答。

    他的年纪要比外型大一点,不,不算能干,找工作已有一年,有时人挑他,有时他挑人,若不是为着老父,一早已回香港找机会。

    他是土生,家里做瓷砖生意,厂开在兰里,老父每日仍然花三小时在来回交通上,母亲去年故世,说到此地,年轻人双目润湿。

    思敬忍不住有点感动。

    这年轻人不错。

    思敬本来打算把自己的事也向他透露二一,问人家那么多,不让人家问可不行,但是江永光却没有问及她们母女私事。

    这叫人欣赏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住在林荫路,你们却住在绿林道。”

    小昆笑,“这一带以前一定是茂盛的森林,你瞧路名就知道了:北林路、罗宾汉路、兔子里、白鹿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难怪,开发才百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新簇簇,不比我们,一只花瓶就五百年历史。”

    接着小昆向江永光打听许多关于会计一行在当地就业的情况,江君详尽地一一解说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正式交换电话,江永光可是一点不放松,“下个星期六我同样时间来接两位。”

    小昆更直接:“明天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陪家父。”

    “啊,”小昆说:“那是极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思敬微笑,大家有话直说,多好。

    不准母亲多说的小昆自己却说了很多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的结论是:“多个朋友总不错,住得近,可互相照应。”

    缘法到了,自然有机会结识。

    星期天,思敬正在看报,小昆叫她:“妈妈,妈妈,父亲说订不到酒店,无论如何要收留他。”

    恩敬一声不响,走过去,把整座电话连挥头拉出来,摔到墙角去,吆喝女儿:“你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小昆垂头丧气,“好好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思敬坐下来测度,这样噜苏,自然是洪某新家庭出了纰漏,那边没事,他怎么会想到这里。

    整整四年,都不见他如此热心。

    当年拿着他的赡养费,带着小昆,一筹莫展,幸亏有大姐替她出主意:“婚姻失败是很普通的悲剧,不过你中学出来就嫁人,经济不能独立,却是至大的惨事,以你的情况,是移民的好,把房子卖了,到那边去足可以置两幢花园平房,便宜那间付个首期款子租出去,贵的那幢自住,屋价可以付清,洪某那笔钱,存银行等收利钿,千万要守住,别贪图别的,你自己呢,趁空进修,充实自己,有了学问,过事较为沉着,人家要害你,你会得反击,一步一步重头来,可别着急,也不用惊徨,他糟蹋你,不要紧,有一日,你生活得更好,看也不要再看他。”

    什么都给大姐说对了,现在,听见他名字都讨厌,终于有一日,对他会一点感觉也无吧。

    去年大姐来探访她,住在她家。

    大姐十分感慨:“你看你思敬,女儿那么大了,与你多么亲厚,明年又可取大学文凭,听说校方已打算聘请你,连工作都有了,居住环境这么好,又离了那些无聊的亲友,连我都羡慕你,真是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”

    哪有这么好?大话是安慰成分多吧,不过听在耳中,思敬却有点自得,她总算学会处理生活了。

    她不允许任何人,特别是洪君,来扰乱她平静的新世界。

    下午,思敬像所有女性那样去逛公司,买化妆品,理发……心境渐渐平静。

    过去的事不用再提。

    过两日,接江永光电话,亲切的声音:“我去唐人街,要不要顺路带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家很少用唐人街物品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赞成就地取材,不过家父想吃火腿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们星期六见。”

    星期五下午另有稀客。

    思敬早放学,小昆尚未下班,门铃一响,思敬放下笔去开门,先头没认出来,只见客人是个中年人,秃头、身型壮大,随即怔住,噫,这不是洪昭翔吗?

    他见到她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她完全摆脱了他所认识的拘谨、土气,此刻不施脂粉,一脸朝气,穿着大毛衣及一条色彩斑斓的紧身裤,比实际年龄小了十岁不止。

    呵,世上真有脱胎换骨一事。

    思敬立刻说:“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洪昭翔有点自惭形秽。忽然心虚,“小昆——”

    “她还没下班,你稍后才与她联络好了,别再乱按门铃,不然我会拨九一一召警。”

    思敬并未提高声音,不知怎地,洪氏却相信她真的会那么做。

    当初他对她,也实在太过分了一点。

    分手是很普通的事,但不必做得那么无情,那么绝,相处那么久,孩子已那么大,他不该狠狠踩她。

    洪昭翔知道自己的事,苦笑,提着行李离去。

    他有许多朋友,不愁没有地方借宿。

    思敬轻轻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她一字不提这件事。

    但是小昆傍晚接到父亲电话,还是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要到深夜才回来。

    星期六一早又要外出,“父亲有一份文件给我看,是他的遗嘱,一会儿请江永光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思敬当然随她去。

    小昆是他的女儿乃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江永光早到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“我特来欣赏你们花园。”

    “春暖花开的时候,还真正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下过一番心血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一个日裔园丁。”

    思敬怕他失望,故说:“小昆有事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永光好似一点不在乎,“那么,我陪你去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等她吗?”

    “留一个字条好了,我们到瓦斯镇去,我知道一个吃希腊菜的地方,那煨菜做得之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思敬抓起大衣。

    江永光小心替她穿上,折好翻领。

    上车时先打开车门,让思敬先上,然后回到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思敬很少让人如此服侍,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一路上思敬说着,初到贵境的窘事,怎么样为着原则,同洋人吵架:“我的车稍微碰到他的后档,他声势汹汹扑上来,我说:‘你要打我吗?车上还有一个女孩,你也想揍她吗?既然如此,不如召警。’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叫我赔钱。”

    “赔多少?”

    “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我即付他三十块,叫他当场写收条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他反悔,记下我的车牌,哪里撞了一个大洞回来把帐算我头上,后来也不知道当时是何处来的勇气,忐忑好几天。”思敬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一切都会得应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危急管理,见招拆招,过一日算一日。”

    江永光笑,“来,去看场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我情愿去逛美术馆附属店。”

    心情愉快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,他们接着又到一间光学店去参观天文望远镜,觉得口渴,去喝咖啡,然后思敬看到大堂里的钟。

    下午六点了!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马上回家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,天不知已黑了多久,小昆,一定在家等她。

    思敬连忙拨电话回家,没人听,反而放下心。

    幸亏小昆也有约会。

    江永光笑问:“晚上很少出来?”思敬不语。

    “夏季天色长,市中心有几个颇有趣的地方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江永光把她送到门口,“下星期六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真一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感觉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开门进屋,才发觉小昆在书房用传真机。

    “你没出去?”

    小昆抬起头来,一脸笑容,“我刚回来。”,

    “看到我的字条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看到,我去过瓦斯镇希腊餐馆。”

    思敬怔住,“什么,没看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看到,怎么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打招呼?”

    “你们谈得那么投机。”小昆笑不可抑,“那么高兴,我何必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思敬承认,“他既健谈又风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悄悄离去,自寻娱乐。”

    过一会儿,恩敬才问:“我没有过火吧?”

    “约会个把朋友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那么年轻的朋友——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算得那么准,不过是凭缘法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口气老气横秋。”

    “妈,很多方面,我心态比你更老。”

    过一会儿,思敬问:“汝父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写了遗嘱,把东西都留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要五十年后才会兑现的期票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嗳,有老态。”

    “太胖。”

    小昆说:“是,我劝他无论如何减去十公斤,不爱美,也为健康,面孔似灯笼,有碍观瞻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不经老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办分居手续。”

    思敬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母女说起他,都当说一个外人,洪昭翔真成功。

    “不久又会找到对象吧。”小昆说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。”

    电话铃响,小昆去听,叽叽呱呱先讲一大堆,然后高声嚷:“妈,江永光找。”

    思敬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说是买到一只好茶叶,明日早上送来给你品尝。”

    思敬接过电话,一边问女儿:“有什么好笑?”

    小昆连忙收敛笑意,“我笑了吗,对不起对不起。”一边走开,一边又忍不住笑起来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