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踪

    李素姗发觉有人跟踪她,已经不止一个星期了。

    每天自店铺出入,总有人站在街角,拿着一张报纸,挡着面孔,佯装在看。

    谁,谁在钉梢?

    素姗闲闲同好友桂英讲起:“有人跟踪我。”

    桂英讶异,“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?”

    素姗笑笑,“桂英,我同你见多识广,还怕这个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同骆嘉伦研究过此事?”

    骆嘉伦,是素姗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素姗摇摇头。

    桂英责怪素姗:“凡事,你同他商量呀。”

    素姗沉默一会儿,“我习惯独自处理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什么婚!”

    素姗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爱他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们谈些别的。”

    李素姗,二十三岁,十八岁那年,自学校出来,因家庭环境窘迫,曾任舞小姐两年,解决了问题,且得到一笔私蓄,随即转行,开了一爿小小服装店,亲力亲为,不料赚了钱,短短三两年内翻了几番,李素姗此刻已是三间精品店的主人。雇用伙计超过十名,干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她的好朋友,却仍是当年在夜总会工作时结识的李桂英。

    桂英曾打趣她,“素姗,你此刻已俨然名媛模样,同我们这些闲杂人等来往,有点不大方便吧。”

    桂英现在同一夜总会任经理,旗下百多名小姐。

    素姗亦挪揄地:“桂英,你在行内叱咤风云,有何失礼?”

    在一个偶然场合,素姗结识了骆嘉伦。

    骆嘉伦家境十分好,自幼被送到英国寄宿,一直完成了法科才回来,正跟师傅学艺,准备大展鸿图,他对素姗表示了好感。

    素姗象一般女郎一样,到了这个年龄,特别想结婚,她欣然接受追求,喜上眉梢,精神焕发,终于,在一个月前决定订婚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她自然拜见过伯父伯母。

    每次素姗都会全套香奈儿披挂,第一,名贵衣饰以示尊重,第二,那个圈子好象挺流行这个牌子,第三,女孩子穿起香奈儿看上去都差不多一副端庄形象,温婉可爱,无甚性格。

    骆家对她颇为好感。

    “素姗,在什么地方念书?”

    “家父认为瑞士的酒店食物管理科很有水准。”

    这不算说谎,这顶多只属误导,素姗可没说她在瑞士读过书。

    “令尊干哪一行?”

    “他退休到温哥华定居已有三年,”这是事实,“从前,他在银行做事。”

    李父在银行守门,一次意外受伤失业。

    “哪一家?”

    “英华。”

    对方想半天,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素姗温和地说:“家父只是小职员。”

    骆家却对这种谦和更加好感。

    素姗面试及格。

    骆家送上订婚礼物是一套钻石首饰,指环项链连耳环,全可打八十五分,指环约三卡拉大小,刚好天天戴而不嫌炫耀。

    素姗有点感动,立刻还礼,买了名贵金表,骆家上下四口,包括未来小姑,每人一只。

    她对桂英说:“我性不喜占人便宜。”

    桂英颔首,“礼尚往来,人家对你也尊重些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那套钻饰,这样的货色,李素姗早几年都随时置它十套八套。

    欢场中流动的资金往往庞大得难以令人置信,桂英与素姗都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标致、年轻、愿意有点牺牲的小姐年收入可达七位数字,在几年前,这样的收入如小心处理,很能做一点事了。

    桂英所以不退出,是因为爱花费,赌是其中一项。

    不过最近正努力戒除此项习惯。

    素姗的订婚生活一直很愉快,直到发觉有人跟踪。

    她为此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星期六气温突降,又下雨,素姗正埋头做帐,忽然想起一人,便走近玻璃窗观看。

    果然,他站在街角,缩在人家屋檐下避雨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素姗打一把伞,披上外套,开了门,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那人见素姗朝他走来,意外得手足无措,别过头去,目光不敢与素姗接触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”素姗把伞遮在他头上,“天寒地冻,又湿又滑,且过来敝店憩一憩,喝杯热咖啡好不好,长命工夫长命做,稍后再继续站岗未迟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这样滑稽的挪揄,既不敢怒,又不敢笑,一脸尴尬相。

    不过他真的饥寒交逼,反正已被拆穿,不如喝杯热饮,于是硬着头皮跟素姗走。

    在灯光下,素姗看清楚了那人,原来是个眉目清秀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人叫我小郭。”

    “小郭先生,请品尝我们店里出名的爱尔兰咖啡及牛肉三文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小郭先生辛苦了有半个月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郭不语,低头苦吃,这漂亮女子是个厉害脚色。

    “有何心得?”

    小郭不得不开口,“李小姐生活正常,作风正派,工作忙碌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乏善足陈。”

    “李小姐,我听差办事,盼李小姐原谅。”

    素姗温和地问:“阁下从事这种厌恶性行业,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小郭窘到极点,“一年多。”

    “呵,初出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办事不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知道你的委托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营业秘密。”

    素姗沉默一会儿,然后轻轻问:“是骆家吧。”

    小郭一怔,这女郎恁地聪明,他不承认,亦不否认。

    素姗叹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不相信她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,本来素姗就起疑:世事怎么会变得如此顺利?

    果然,派人调查起她来了,而且用这样低劣的手法。

    迟早知道她是舞小姐出身的吧。

    素姗问小郭:“你经已知道我从前的职业?”

    他颔首,“你是大云华夜总会的台柱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了骆家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月初才呈报告。”

    素姗并没有开口求情,小郭又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她笑笑,“也好,省得我自己开口。”

    这样豁达,小郭呆住。

    “添杯咖啡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店打烊了,店员下班,只剩小郭与素姗二人。

    素姗坐在店堂内,在适当的灯光掩映之下,真是个标致女郎。

    小郭深觉可惜。

    骆家太煞风景,何必去深究未来媳妇出身?有缘即好,如此计较,对人家不公平。

    素姗摊摊手,“多谢赏光。”

    小郭欠欠身,“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郭先生,不如我把今晚行程说一说,你好打道回府,提早收工休息。”

    小郭笑了,“您叫我无地自容。”

    素姗说下去:“一会儿我约了老姐妹吃饭,搓几圈卫生麻将,稍后回家与同事会合,研究下一季宣传策略,然后骆嘉伦也许会来,也许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提早收工。”

    素姗牵牵嘴角。

    “李小姐,容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车。”

    小郭又笑一笑,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素姗并没有去打麻将,她落寞地回到公寓,静静坐沙发中,直至晚饭时分。

    骆家存心不叫她下台。

    他们嫌她。

    素姗已戒了烟酒,可是此刻心情不好,忍不住斟了一点威士忌,加水加冰,喝将起来。

    爱不爱骆嘉伦?

    桂英问:你是爱他的吧。

    素姗叹口气,经过了颠沛流离的少年期,好不容易到了今天,李素姗太想得到一个合理的归宿,她愿意嫁到骆家。

    婚后她会如常料理自己的生意,她并不图骆家家财,而骆家在社会上的名誉,相信还不致于大到可以沾光的地步,不不不,她是完全因为骆嘉伦是个有为青年。

    呵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。

    派私家侦探调查她的主意,相信是骆家的主意吧。

    骆嘉伦是不知情的吧?

    素姗喝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,肿眼泡、灰白脸,一副堕落相,素姗对着镜子大笑。

    她性情豁达大方,一时虽不能把事情丢到脑后,却也不再特别烦恼消沉。

    她上班去。

    今日要巡回演出,三间店铺都起码要坐上两个小时,新一季衣服拆箱,需要标价。

    素姗的宗旨一向是薄利多销,中上货卖中下价钱,很受办公室小姐欢迎。

    工作使她浑忘生活上的不如意。

    拆到一箱春季晚装外套,素姗说:“替大兴洋行的区小姐留一件。”

    一位伙计说:“佟太太一直说要找一件奥根地纱外衣。”

    “喂,总共得四件,都叫人认领了,店堂挂什么出来?”

    素姗可乐了。

    “干脆在公寓拆了箱就卖,”她们笑,“连铺租都省下。”

    生意有多好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素姗穿上其中一件,转一个圈,她的助手鼓掌。

    素姗坐下来。

    她有她的生活,在她的小世界里,她也是一个受尊敬的人物。

    何苦到骆家去受气。

    素姗抬起头来,象是忽然想通了什么。

    稍微有空,她到门前张望。

    咦,不见那侦探小郭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,大概他已躲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素姗恍然若失。

    那一日,时间完全超出预算,离开总店,已是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银行区的商场早已打烊,素姗正锁门,突闻招呼声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喜悦地说:“小郭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咖啡?”小郭用手擦擦鼻子。

    “来,我请你到相熟的店铺去。”

    素姗与小郭到一间舒适的小酒馆坐下。

    素姗怪幽默地说:“假如此刻有人跟踪我,报告会怎么写?‘李素姗与一英俊男人共在酒吧狂欢,行为荒唐,未适宜嫁入骆家’?”

    小郭轻轻说:“我已辞去该项任务。”

    素姗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太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何必自砸饭碗?”

    “我已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素姗说:“你不做,他们也会委托别人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叫别人好了。”小郭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向他们交待?”

    “我?一无所得。”

    素姗莞尔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一无所得,从早到晚,你勤力工作,见来见去,不外是那三两个熟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无调查过桂英的身分?”

    小郭笑笑,“桂英是一个大机构的公关经理。”

    素姗嗤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小郭沉默一会儿,忽然说“你有没有想过,独身生活也许暂时更适合你?”

    素姗一怔,这是很婉转的讲法,“你的意思是,齐大非偶?”

    小郭说:“骆家并非齐国。”

    说得很对,素姗微笑,骆家太看重自己了。

    小郭讲不去:“女子自力更生,只有轻松快活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除非有意中人。”

    “骆嘉伦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素姗低下头。

    这个陌生人同情她。

    她微笑,“你不能把他家长的帐算在他头上。”

    小郭诧异,“你以为是他父母委派我调查你底细?”

    素姗蓦然抬起头来,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是他本人。”

    素姗一下子被打沉了,一双手簌簌抖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她还一厢情愿,希望保留最低自尊,现在发觉调查她的竟是她的未婚夫!伤心失望过度,素姗嘴角反而泛起一个平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讲得太多了。”小郭觉得残忍。

    “不,我感激你,总得有人做丑人把真相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李小姐,是骆嘉伦没福气。”

    素姗抬起头,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二人喝完了咖啡在酒馆门前分手。

    素册原本以为自己会伤心欲绝,但是她没有,她找到桂英,一人去看了场电影,接着吃宵夜,十分尽兴。

    然后桂英轻轻问“婚事告吹了吧?”

    素姗笑曰: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过程中总有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得开?”

    桂英知道素姗对这头婚事有很大寄望。

    “总会淡忘。”

    时间治愈一切伤口。

    桂英颔首,“你一向是个勇敢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素姗回到公寓,只听得电话不住地响。

    她跑去接。

    是骆嘉伦焦急的声音,“你到什么地方去了?一连找你两天,好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素姗很温和地答:“工作比较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明天有约。”

    “是,伯父六十大寿。”

    “早些出来行吗,我有话要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素姗坦然无惧,反正已是最后一次约会,“没问题,几点钟?”

    “下午五时,我到你那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在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摊牌就摊牌好了。

    那一个晚上,素姗没睡好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第一次到夜总会上班的情形,年轻的她还不晓得害怕,灯红酒绿,只觉得这钱容易赚,唯一缺点是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素姗哭了。

    鼻梁骨象是中了一拳,酸且麻,然后大滴眼泪流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夜,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,一夜长如岁。

    女子总与眼泪有不可分割的关系,迷蒙间素姗见到了亡母,她坐在一个窗户面前,侧脸向着素姗,她没有看向女儿,也没有说话,但素姗知道那是母亲,窗口的光相当强且白,素姗看不清母亲的五官,她叫妈妈,妈妈,但没有回音。

    梦醒了。

    素姗所住白色公寓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褥下床准备上班。

    母亲没享受到素姗今日的成果。

    一个拥有三家时装店的女子,要使自己忙碌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她才想起要去替骆父选购礼物。

    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她跑进名店,买一套银制剪雪茄用品,再加皮制雪茄套两件,一不做二不休,看到一只公文包,尺寸十分适中,也一并买下来。

    骆父外型潇洒,比起骆嘉伦,风度只有过之。

    还以为可以成为一家人呢。

    素姗唏嘘。

    她多么盼望幸福的家庭生活,做得累了,到公公婆婆家去吃碗点心,憩一憩,诉几句苦,再由丈夫接回自己家去。

    看来这盼望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命运不让李素姗停下来,她叫素姗不停向前走。

    素姗提早下班回家梳洗打扮。

    这个约会一个月前已经订好,不能爽约,也没有必要缺席。

    一边化妆一边嘀咕:真要命,又流行浅粉色唇膏了,嘴巴看上去特别大。

    骆嘉伦准时按铃。

    素姗已经穿好衣服,她从不叫他等。

    骆嘉伦看见素姗,不由得喝声采,那身湖蓝的皱纱捆缎边套装一定叫他父母高兴,骆氏最不喜年轻女子穿黑白二色,嫌素。

    素姗斟一杯啤酒给他,“有话同我说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素姗,我们订婚已有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素姗微微笑,“有什么新发现?”

    骆嘉伦坐下来,一本正经,口气象与人讨论商业合同,“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素姗牵牵嘴角,“满意我这个人,还是满意我俩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素姗。我们可以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素姗不语。她动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这句话要是在一个星期之前听见,她会欢欣若狂,但是此刻素姗觉得异常讽刺。

    骆嘉伦验过货版,认为可以出厂,噫,李素姗,这是你超生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说下去:“我们到巴哈马旅行结婚,回来再补办喜酒,我们今晚对亲友宣布喜讯。”

    素姗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素姗喝一口茶,“私家侦探的报告叫你满意?”

    骆嘉伦表情尴尬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怕,温柔的素姗一向对他千依百顺,他三言两语便可把这件事遮瞒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误会。”他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误会,彼此了解清楚一点嘛。”

    骆嘉伦抬起双目。

    “况且,我说的,未必是真话,非要由第三者来证明不可,否则,一旦结了婚,发觉货不对版,那就麻烦了,你是律师,办事小心点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素姗——”

    素姗说下去“何必结婚呢,我无法平息你的疑心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素姗,我不怪你生气——”

    素姗已把手上指环褪下,“请你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素姗,这又是何苦呢,算我冒犯了你,这样吧,你也叫人来查我好了,我俩扯平。”

    素姗把指环放进他手中,“时间到了,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骆嘉伦到那一刹那,才发觉素姗的城府。

    他到底了解她多少?

    报告虽然清白,可是她真面目真性情到底如何?

    一路上他们没有交谈。

    在晚宴上骆嘉伦对素姗的成熟演技更加讶异,她若无其事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骆嘉伦想到半年前在类似一个场合里,一位长辈悄悄对他说:“嘉伦,你的未婚妻,有点面熟”,然后又补一句,“据说,有人在一间夜总会见过她,叫她坐过台子。”

    骆嘉伦听了这几句话,一直不能释然。

    虽说过去是过去,但他没有必要承受一个女子不光荣的历史,他要澄清。

    于是,他跑到私家侦探社去求助。

    昨日,报告出来了,他付了六位数字的调查费用,得到详细的报告,李素姗记录洁白无瑕,于是他兴致勃勃,决定结婚。

    没想到忽然看到素姗另外一面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在乎他怎么想。

    素姗一直坐到寿宴结束,认为大家都满意了,才偕骆嘉伦离去。

    “素姗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”素姗温和地说:“大家还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能原谅我?”

    “嘉伦,再讲下去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骆嘉伦只得噤声。

    回到家,素姗把衣服缓缓除下,换上浴袍,扭开电视,看午夜新闻报告。

    电话铃响了,她知道这不会是骆嘉伦。

    “李小姐?我是小郭,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听见你声音真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解决了?你的声音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用再隐瞒自己的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当其时在那个环境里,我只能那样做,何必引以为耻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郭先生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家楼下。”

    素姗笑了,“请移玉步,上来喝杯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即传即到。”

    素姗立刻去更衣做咖啡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,门铃响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