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束

    母亲很不喜欢习兴元。

    她说:“已经有两个孩子,他那离了婚的太太又出名的刁泼,动不动披头散发,口吐白沫地同人家拼命。这样一个男人!实在看不出什麽地方吸引,聪明一点的女人早就敬鬼神而远之,你真是糊涂。”

    我不出声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母亲就不高兴,通常我不敢搭嘴,免得她更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挑剔,像习兴元,都身经百战,同他在一起,自然懂得讨你的欢心,他要利用你呀。我只希望你同年纪相仿的人来往,图个一夫一妻,穷一点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我不敢说,习兴元是个很有趣味的人,我跟他很谈得来,他那两个孩子现在也大了,又不用劳心。

    每逢妈妈批评过习兴元,我的心情便大受影响,要打个七折。

    习兴元往往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来往已经有三年。

    早两年他已向我求过婚,我心神不定,征求妈妈同意,结果如何,大家都心知肚明,两年後心智较以前成熟!又不想与母亲弄僵!一直拖著。

    拖著也不好,妈妈认为越拖越糟,一则人人以为我属於习兴元,认识新朋友的机会等於零;二则女孩子的青春有限,一晃眼到廿八九,更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这使我很懊恼,仿佛说得女孩子只有一个人生目标:努力把自己嫁出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事实,除非是真正出色的女孩子,否则任何事情都没有比嫁一个好丈夫更为重要,我明白。

    从廿三拖到廿六,似乎我也要有所抉择。

    母亲很坚决,说明女儿嫁习兴元不成问题,但是要经过她这一关就很难,她不想看著我痛苦。

    习兴元很光火,认为母亲无的放矢,一点根据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乱讲!”他说:“怎麽见得你嫁我会痛苦?”

    痛苦是一定有的,别说大的痛苦,像现在,一直置身於夹缝之中,已经够痛苦。

    还有见过习兴元的前妻之後,我也不那麽确定母亲是否百份之一百的顽固不化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。

    火气非常大,人非常妖冶,十分不讲道理,我完全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有几次碰见她,她完全把我当作透明,对家中女佣司机呼呼喝喝,指挥如意,而习兴元呢,非常怕她的样子,努力的缩在一边,十分尴尬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事後我怪他助长前妻的气焰,他却同我说:“我怎么同她吵?你要看我们打架吗?”

    我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但说真的,我也不想兴元同她吵。我怕看吵架,父母与我三口之家,从来不吵架,是以我一听到别人声音大,马上心情紧张。

    况且好的男人不会与女人吵架。

    孩子们对我很好,十五岁的依兰特别体贴。

    她说:“妈那种不可一世其实是要遮掩她内心的恐惧。”

    她有什麽恐惧?我恐惧才真。

    我只好笑笑,这个小女孩子的心地十分善良。当我们小的时候,我们全部十分善良。但我对她的母亲真的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今天,我与习兴元约好在老地方见面。

    他一看见我便说:“哗,色若玄檀,不用说,我未来岳母又在打我的毒针了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“拖下去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可以结婚了,我不是要离间你们母女感倩、实在是略为文明的人都不会干涉子女的婚姻,我弄不懂她的意思,还是你,你还在考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跟她的关系更恶化。”

    “她哪里就会同你脱离关系了?”

    “嘿!你别向她挑战,你会後悔的。”我说:“她是一个倔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怎麽会不知道,你已经得了她的真传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过门,你就非议我们两母女,你这个人太没意思了。”我不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爱她是不是?”

    我当然爱母亲。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自幼在老式家庭长大,我当然爱父母。

    “船到桥头自会直。”他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总有不幸的例外吧,你抱著这种侥幸的心理,难怪会有一次离婚的记录。”

    他很不悦,过很久他说:“过去是过去,不能拉在一块说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我们的感情会变酸。”

    “见了面好像除了争执,就没有其他谈话的题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跟妈妈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嫁,不是你妈妈嫁,你妈若能够找到个叫她称心的好女婿来代替我,我没话说,但是现在——”他住了嘴。

    我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比你大这麽多,”他苦笑,“我应当忍耐,怕又怕你母亲说我故意推搪,不负责任,耽误你的青春。”

    我微笑,“我都廿六了,严格些说,青春早已不再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的说:“你回去再同她求求人情。”兴元送我回去。

    母亲坐在一角抽烟看报纸,不知怎地,此刻地看上去便有点像银幕上的反派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我打趣她,“当心中尼古丁毒。”

    她见是我,笑了,一边按熄香烟。

    我亲昵的走近去问:“想什麽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麽。”她长长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为我担心?”我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为你担心,为谁担心?”

    “妈,我已经廿六岁了,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你就放下心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很幽默:“是,廿六岁了,真是非常老了,一切事情可以自己作主了。”我笑。

    “跟习兴元在一起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又提出婚事。”

    母亲叹一口气,“有许多事是注定的,避也避不过,像这件事就是,看上去你是非嫁他不可,若果早两三年要躲他,还躲得过,现在就难说了,每个人都知道你同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不介意人家怎麽说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你会介意的,你会发觉,即使你到了英国,唐人街的人还是忍不住要把你的过去一直派司出去,传到学校,传到一切华人的耳朵里去,让你身无立足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,他们自己是纯洁的吗?”我微笑。

    妈妈又点起一枝烟,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代人的嘴巴——”

    “比以前更坏,”妈妈呼出一口烟,“以前还不敢过火,现在?”

    “那看样子我只好同习兴元结婚了。”我微笑。

    “是的,看样子只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反对?”我太惊奇意外。

    “反对有什麽用,拖下去更不好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妈妈谢谢你。”我雀跃,“我叫他来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妈妈拂袖而起,“同我说什麽?我与他没有什麽好说的,这是你们两个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没有能力反对,别以为我赞同。”她回房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习兴元知道後,也不问母亲有些什麽牢骚,我这个中间人自然一字不提。他跟我们母女俩相处这麽久,还有什麽不知道的,多说也无益。

    他很振奋,立刻要筹备婚礼。

    我问:“不是说越简单越好吗?”

    “此刻仍然是很简单,你放心好了。”他说:“举行一个酒会,立刻乘飞机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麽样的酒会?”我笑问:“请一千多个人那种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他吻我的手,“否则别人怎麽会知道我娶得一个美丽的女孩子?”

    我的情绪也重新高涨起来,“随你去办,总而言之,我必然奉陪,那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我们的婚礼引起其馀人的不快,是习的前妻。

    她赶了来大吵大闹。

    就当看我的脸与兴元驳火。

    “结婚?我的孩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兴元很耐心的说:“孩子跟以前一样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搬出去住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仍然在此地住。”

    “什麽?叫我的孩子跟一个陌生女人住?不可以!”

    我冷笑,兴元以恳求的眼光要求我冷静。

    她说下去,“不可以,我会找律师商量,我会领回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法官早就判了孩子由我抚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不提出反对!”

    兴元沉默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忍不住,“你那么爱孩子?兴元,我们不要受她恐吓,把孩子还给她。”

    兴元摆摆手,示意我噤声。

    她嘿嘿嘿地冷笑出来,“还没过门,晚娘脸就拿出来了,要驱逐孩子了,好,还给我,给人虐待,不如我自己动手,还给我好了。”我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兴元非常沉著。“到底你要怎麽样?”

    她忽然哭了。

    我像看一场戏似的,非常意外,闹完了,别人没反应,她自己先哭了起来。我真是没有这种本事,是以母亲说我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外是要钱。”兴元说。

    “我要人,你肯跟我走吗?”她百忙中还要飞出一个媚眼。

    是有这样的人的,我很受刺激:我未婚夫的前妻是个这样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下次别再来吵。”

    她苦笑,“到时米已成饭,我还吵得起来吗?”很委屈的样子,“她做了女主人,要赶我走,我也吭不了声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是全褂子的武艺,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不得骚扰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他们也是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兴元开出现金支票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我有种感觉,如果嫁了习兴元,这种场面会时常发生。

    要不我就容忍下去,要不回头是岸。忽然之间,这次肉帛相见,使我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她凯旋离开之後,我意料之外的沉默。

    兴元说:“她是孩子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样零零碎碎的上来勒索吵闹,你不应怂恿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会纵容她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有,否则她怎麽会来完一次又一次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她是孩子们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为我而改变?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兴元,孩子都那麽大了,依兰已是青少年,就算把她交还给她,依兰也不一定肯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把事情闹大?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护著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老式人,”他说:“我以前的女人,我也得负责,否则她沦落了,一家人面子都不好看,我要照顾她到底,我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我更加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又无损於你的势力范围,除非你存心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什麽?我成了奸犯?

    这个角色太难扮演了。

    我勉强的笑一笑,“兴元,我们的婚礼,还是押後一阵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生什麽气呢?你应当同情我,了解我,明是非才对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说:“兴元,说是容易,我很难做得到。我怎么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女主人呢?你受她控制,而我却受你控制,难怪她那麽洋洋得意,原来我才是真正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麽样?”兴元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他很痛苦的用手托著头。

    我离开习宅。我们的美满婚姻之间充满敌意灾难的不讲理女人。

    开头得不好,难免有无限纷争会跟著来。将来他一定会有许多大事小事瞒著我,怕我同他吵。

    很奇怪,在那一刹那,我决定离开习兴元。

    我相信如果母亲早些答应这头婚事,我会早些退出。

    我呆在家中一个星期不出来,每个晚上都做恶梦。闭上眼睛,就看见习兴元向我放飞刀,奇怪,怎麽会是他。

    也许我终於发觉,一直伤害我的正是他。醒来的时候我心头倏倏有种剜肉之痛,压迫得呼吸都不畅通,但我忍著。

    妈妈问:“怎麽就在家中不出去?很少有这样的闲倩。”

    我不出声。

    她笑问:“不是闹翻了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我自己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初生之犊还有恐惧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初生了。”我说:“这一两年长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看出什么瞄头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一直反对!我非得护著他来对抗外敌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母亲点点头,“女儿有了爱人,妈妈便成为外敌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十分。

    “说下去呀。”

    我只得继续,“现在没人反对,我精神很集中,忽然发觉他不是德配,我们在一起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他的前妻?”

    “通过他的前妻,我发觉他不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爱你的,不然干嘛追了三年整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因为我比别人更纯?”我苦笑。

    妈妈笑,“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决定分手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再吵下去没意思,他说除非我要赶尽杀绝,否则他不能不理不睬他前妻,我真明白,两个人感情那麽好,离什麽婚?”

    妈妈的眼睛看著窗外,“早提醒过你,他们俩很复杂,你应付不来,除非你打算做他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我的前途,我要好好的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习天天打电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人为什麽不来?”妈妈问:“追求要有追求的样子呀,未婚妻要临阵退缩,他似没事人,什麽意思?”

    我诧异,“你一直不要他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稀罕他!但是他要尊重你才是。”妈妈怒道:“我最看不顺他把你当小鸡小鸭似看待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不好,我太大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想清楚。”妈妈叮嘱。

    习兴元没来,依兰倒来了。

    依兰眉宇间非常像她的母亲,但态度大方得多。

    “是你爸爸叫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他怎麽会叫我,他烦得不得了,是我自己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麽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有话同你说。”她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什麽话?”

    “别跟爸吵了。”她说:“你是他唯一的安慰。”

    “依兰,我知道你很懂事。但我不要做别人的安慰,我要做别人的伴侣,你明白吗?你父亲根本不欲过新生活,他只想在旧日的痛苦中过活,不过他要我在旁边安慰他,那么我呢?谁安慰我?”

    依兰呆一呆,隔一会儿她说:“如果你爱他,就不该计较那麽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真的得怪自己,我没有那么伟大,我也爱我自己,我不愿牺牲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他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爱我,再大的好处,与我有什么关系呢?”我绝望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。”依兰很为难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我说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这麽散了?天呀。”

    我也苦笑。

    “或者你可以改变他。”依兰又说。

    “女人最大的痛苦便是由此而生,妄想可以改变一个男人,或是觉得这个男人会得因她而变。依兰!你要好好记住我的话,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有这个魅力。我知道有一位女士,照顾家庭无微不至,兼三份职.做得一身汗与泪,出钱出力,结果她丈夫甚至不肯戒烟,这种一面倒的付出,日子久了,非常苦闷。”依兰呆呆的听著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我自已忍不住笑起来,我这口气多麽像母亲,我简直得了她的真传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是决定放弃父亲了?”她急急追问。

    我不想说,我想是的。

    我心头虽然戚戚然,但并没有意思因此退缩,虽然食欲与睡眠都大减,但相信仍可以支持得下去。

    “依兰,回去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走了。

    母亲问:“那是习兴元的女儿?这麽大了,亭亭玉立,看上去像跟你差不多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才不要做那个年纪的女孩子!旁徨得要死。我甚至不要做三年前的自己。现在这一刻虽然肩负重压,我还是情愿做现在的我。”

    母亲笑说:“可是现在你的终身问题尚没有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迟早可以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妈妈说:“时间过得快,再隔些日子还没追逐的人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人追我,想想也真气馁。”我笑,有些女同学,在高中时期就被男生誉为“四大美人”之一什麽的,但我就永久像只丑小鸭,每次舞会都胡乱结伴而往,人家阵仗又各不同,人家有专车接送,还有鲜花糖果。我完全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,谁谁谁不是也迫你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几个,那几个是逢人追,哪里作得了数,只要穿裙子的他们都上去,哈哈哈。”我居然大笑起来,“不不,我没有什麽选择,一晃眼青春小鸟已经振翅欲飞,总共也只不过一个习兴元。”

    母亲不以为然,“你比较端庄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端庄呀!有男人向我献媚的话,我照样的轻骨头。”

    电话铃响。

    妈妈问:“如果是习兴元,说你在还是不在?”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避下去可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避一阵子再说,他又不是小孩子,只有小孩子才问十万个为什麽,避完之後他淡下来,便就此烟飞灰灭,岂不是好。”

    妈妈摇著头去接电话,铃声早已停止。

    她咕哝:“为什麽不多响几下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谈恋爱,再热烈还似温开水,中年男人失恋,犹如失去的金手表,慨叹之馀,立刻作罢。

    男女间年龄的巨额差距,致命伤不是谁比谁先死,而是心怀的相差。

    兴元对我,算是尽过一番力的了。

    我对母亲说:“不能怪他!他公务实在缠身。”我停一停,“况且刚才那个电话,可能

    是李伯母唤你去做牌搭子的。”母亲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以後的几日,我在办公室比较活跃。

    敏感的男同事马上觉得了。

    廿多岁的女孩子,找约会的出路是不愁的,嫁不嫁得到理想的配偶,又是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零星的跟男伴出去看戏吃饭。表现并不是那麽好,但也许他们见得一团火太多,偶而找个清淡的伴,也算是转变口味。

    我仍然牵记著习兴元,不过他没有同我联络,每晚睡前难免有不值的感觉,但并不强烈,时间抹除一切伤痕。我单身出来走的情况不到半个月就传开,约会排得密密麻麻,另外有一种苦闷,天天穿了不同衣裳同不一样的男人并排走是一件相当落魄的事,感觉很坏,大家都仿佛在看货。

    也许我是过份了。

    回到习兴元那里去?我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终於有一日,我同公司里的小陈在一间海鲜馆子吃饭时,遇到了习。

    他同朋友说公事,一桌上有男有女.吃完为我们也结了账。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我没有同他介绍小陈。

    他向我点点头,转个身走开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好像很陌生,但空气中又有那种亲昵感,相信旁人不难觉察得到。

    他走後,小陈问我,“那是习兴元大律师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以前……听说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是哪里来的智慧,立刻说:“不,我与他才不是好朋友,他是家父的好朋友,他那麽老,怎麽会是我的朋友,说闲话的人一点常识都没有。”说得极之流利,一点也不像谎言。

    小陈很讶异。“什麽,但很多人说你们在一起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七岁上头就认得他了,真无聊,我大了才不好意思叫他叔叔,他女儿依兰同我才是朋友。”我笑。

    小陈惊异的说:“你看这些人的嘴巴!”

    我笑说:“前些日子,家父托习律师追讨一宗钱债,派我做代表,谣言是那时候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但凡当事人不承认的,都是谣言。

    小陈说:“真是的,女孩子的名誉很容易受损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不过像你这样明理人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小陈很高兴。

    我心底很感喟。

    不流行了,说实话的时代已经过去,谁说要把过去未来细细全部向伴侣数说坦白?

    过去的事是过去的事。

    那夜电话铃响,我知道是习兴元,我去接听。

    他说:“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还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开始你的新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不会是你的新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怪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前途便要分手,已经拖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想念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麽事,你知道,我总还是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我很幽默的说:“你对你过去的女人,都照顾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,过一会儿他又说:“愿你早日找到归宿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多看看这个世界,这年头,关在屋里久了,难保不落伍,来这麽一场,多看多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两日,我们已经谈到婚事了,没想到因那么小的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——大家趁机临阵退缩。”我笑替他接上去。

    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再见,兴元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再见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