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老山人

    长得年轻,并不见得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,看不出来,个个女孩子都皮光肉滑。

    到成年的时候,麻烦真正来到,大学毕业,廿多的人,看上去像十六七,非常烦恼。

    我刻意把头发留长,梳道士髻,架上一副平光眼镜,穿素色衣裳。

    但是每次有人看见我与大弟同走,都会说:“咦,我们不知道你还有个小妹。”

    这倒罢了,大弟廿二,跟我只差一两岁。

    最气恼的是,有些胡涂的亲戚会问:“精华,你大还是二弟大?”

    二弟才十七岁多些!

    找工作的时候,根本不获第二次接见。

    推搪的原因多得很——

    “嗯,我们在找经验比较丰富的女士。”——

    “这个职位要管三十多人,你一张孩儿脸……”——

    “过几年再说吧。”——

    “你真是廿四岁?”——

    “你是来应征工作的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教席,我比学生更像学生。

    他们都说:“这小女孩子是谁?什么?教高三英文?”

    我在学校里的绰号是:“小女孩子”。

    大弟二弟叫我“不老山人”。

    大弟说:“姐姐最可怜,她其实并不是小眉小眼的孩儿脸,她整个人的感觉就是嫩,眼角没有皱纹,欠缺表情,脸颊皮肤紧崩,没有创伤感,一眼看上去.更像十六七岁的小娃。”

    我气说;“去找巫婆,巫婆最够女人味:懒洋洋、声沙沙、大眼泡、一脖子的皱摺,去呀!”

    长得年轻,真的不是那么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你喜欢的一位男士,老以为你是他小妹妹的时候。

    朱培检三十八岁。

    比我无异是大了一截。

    本来也无所谓,男方比女方大一点,看上去只有更匹配,偏偏我不争气,根本不像甘四岁。而他,又偏偏两鬃早白,看在人眼内,仿佛叔叔与侄女儿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我故意与他接近,他以讶异的眼光看着我,错把我当小妖精。

    大弟说:“姐姐梳髻也没用,像那种学芭蕾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二弟说;“其实姐姐并不矮,量一量,足足一六七公分,但看上去就是小相。”

    我很气馁。

    那日大弟的女友裘裘来探望我,我看着她那张蜜色的、成熟的、像成年女人的面孔,非常羡慕。

    我问:“是不是拿烟熏的?你越来越漂亮。”

    裘裘笑道:“不用烟,用酒浸,学我,一天喝半瓶杯莫停,保证你老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没醉死先破产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最好,”裘荔:“真令人妒忌,怎么搞的,跟十年前一模一棵,咱们本来同年,此刻已像大姐小妹,过多数年,怕不就像老妈子跟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

    她格格笑起来,成熟透顶的身裁敌不过地心吸力,非常诱惑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像我,”裘裘说:“立刻要扯到茶蘑花事了,你呢,还似蓓蕾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我是天山童姥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发育得那么好,精华,你是个美丽的女孩子,你哪有资格发那么多牢骚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?”我说:“一直给人一种印象,我才十多岁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人求之不得,换了我是你,立刻去参加香港小姐竞选。”裘裘很感喟。

    我不去理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朱某烦恼吧?!”她笑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懒洋洋的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叫我是你呢,我就一二三开步走到他面前刚,向他说:‘我叫艾精华,廿四岁,未婚,对你有兴趣,做个朋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十三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十三点永远不用耽在家中观电视剧消磨时间。”裘裘理直气壮的说。

    “找个机会,我会对他说得婉转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朱某很不错,是个人才,这年头要求不能太高,但凡性格不猥琐、有份高尚职业的男人,便是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伸起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“还在等什么?手快有,手慢无。”

    裘裘把一切事说得像抢食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我很受她的影响。

    在网球场见到朱培检就再鼓起勇气瑟他攀谈。

    他很客气的说:“见你好几次了,放暑假?”

    “我早毕业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几时考大学?”他含笑问。

    “我大学早毕业了,我在圣玫瑰中学教书。”我答。

    他非常讶异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头一个以为我是小女孩子的人。”我说:“很多人以为我得天独厚,其实并不是优点。”

    他莞尔:“十多岁的人总是来不及的要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我张大嘴:“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自己的双眼,”他笑:“来,要不要玩两局?”

    我啼笑皆非:“你不是要查看我的身份证吧?”

    “身份证?”朱培检笑:“不用了,来,小女孩,咱们决一胜负。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我同裘说起,她睁大眼睛,说竟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荒谬,是不是?”我说:“多少四十岁的女人希望别人猜她卅二、三岁已经心满意足,而我,我却希望别人猜我廿八岁。我在学校的尴尬更是难以形容。”

    “去整容吧!”裘恶作剧的说:“人家把面皮拉滑,你去增加皱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她也很会说话。

    裘说:“要是我有你这样的青春,我就不愁了,我同大弟走在一起,就比较顺眼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才比大弟大1岁半岁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不少老女人都说年龄不是一回事,只要心境时常维持青春,就可以瞒过众人的眼睛,但为什么我的情怀那么年轻,却已经没有资格参加竞选香港小姐?年龄不重要?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你借题发挥做什么?”我瞪她一眼:“快帮我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裘说;“像解决一切问题一样,请继续努力。”

    我也觉得这是唯一可行之法。

    再次在球场碰见他,是他先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嗨!”他说:“你原来真是圣玫瑰的英文教师?”

    我倒一怔:“是,你查过了?”

    “小女在圣玫瑰念中三。”

    “说多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你教她,但是她知道艾老师。”

    我说;“她还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说你有绰号叫小女孩。”

    我丢高球拍接住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相信,你长得跟小女差不多大。”

    我眨眨眼:“廿四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甘四岁还是很小呀。”他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不赞同:“这是赞美还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赞美。”他笑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比较实际?”我大胆地说:“譬如说,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一怔,凝视我:“我有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打听过,你与妻子分开很久,事实上她已经另外组织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?”他讶异。

    “是的,没有秘密,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的事。”我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么明天晚上,我请艾老师吃便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七点半便可以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知道我住哪里?”

    “打听一下就知道了。”他微笑:“这城里,有什么秘密可一言呢?”

    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。

    有很多事,是要自己去争取的。

    而我为朱培检,实是第一次主动争取。

    大弟说:“穿得老成点,莫让人以为你是他女儿。”

    仿佛这是我第一次约会。

    我都是身经百战的人了,他们还这样子看我。也许我应该改变作风,同约会我的男士们说:“妈妈希望我在十二点钟之前回家。”

    混赈。

    小弟说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姐姐患得患失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——”我说:“上次申请工作,不获批准,三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有一份很好的工作。”大弟说:“我们都觉得你比较适合教书,你不像强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长得小相。”小弟说。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他不约我今天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裘问:“约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可怕的时刻也终于会来临。

    我穿一件松身的黑色便服,头发挽在头顶,配半高跟鞋。真的已经尽了力。

    小弟说:“不错,看上去像十九岁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朱培检看上去仍然似你的叔叔。”他又加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不怕人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怕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似没有勇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勇气,他会不会为你使出来呢?”

    我睁大了眼睛,问小弟;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就别嚼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朱比我早到,而我准时。

    我对他的印象很好。

    他也很意外,看看表,“你恐怕是唯一准时的时代女性。时代女性什么都要跟男人并排,但是又希望男人在约会时等她们一两个钟头。”

    我笑说:“准时是贵族的美德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幸亏你的思想与性格都很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朱为我叫了食物饮料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们第一次见面,仿佛是一年前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一直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球打得极好,不是随便来摆姿势的,印象也很深刻,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你已超过十七岁。”

    我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一直让我认为你只有十七岁。”他很有深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意图太明显了,”我也很直接的说:“我不见得会跑去跟每个男人说:我已不止十七岁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他有熟朋友走过来,“晦!老朱,同女儿吃饭?”

    我巴不得把那个不识相的人扼死。

    那个人看真了,才说:“啊!对不起,不是令千金,”他笑嘻嘻的改口:“敢情是令千金的同学?”

    我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朱站起来赶他,“老陈,去去!”

    那个老陈大笑着躲开去。

    朱同栽说:“这种廿多年的老朋友,离谱,什么话都说得出来,倚老卖老。”

    “真可爱。”我微笑。

    “太可爱了,谁吃得消。”他很恼怒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”我说:“我早已经习惯。”

    朱隔了一会儿说:“也许因为我看上去老,而不是因为你年轻。”有点感喟。

    “别傻好不好?”我笑:“我情愿是我看上去年轻,哪个女人不希望看上去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得天独厚。”他微笑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吃得很舒畅。

    近中年的男人有种风度,成熟,令人舒适,对女人也是大方的,不会斤斤计较,付出多少,非图得回那么多,是以我喜欢与他来往。

    他送我回家。“喂,”我说:“还有第二次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大吃一惊:“你的意思是,今天才是第一次?感觉上我们约会仿佛已有数十次。”

    我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聊络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大弟、小弟在客厅等我。

    他们看看钟,看看我,“已经十点多了,一顿饭吃那么多时间,当心妈妈骂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索性与他们一起做戏,“请你们同妈妈说,我在同学家做功课做得晚了。”

    大弟轰然笑起来。

    小弟说:“看你,满脸春风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高兴,我很喜欢他,我有种感觉,我们会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第六感真厉害,约会一次,便要俘虏别人,喂,老哥,当心点,有事没事别乱约会人。”小弟打趣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一直想嫁他那样的人,”我说:“幽默、稳重、有高贵的职业、生活经验丰富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追他的人是很多的。”大弟说。

    “追我的人也不少呀!”

    “不同的,”大弟说:“你那些男朋友哪里是他的对手,不过他那些女朋友就很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大力推大弟一下,“你见过啦?说得那么嘴响,你怎么知道你们老姐不是对手?想灭我的志气?”

    “姐姐是她们之间最年轻的一个,毫无疑问。”小弟笑。

    “再过二十年,你俩就知道谁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大弟说:“你别讲,永远不老也够恐怖的。”

    我叹口气:“没有人可以永远不老。”

    “朱先生对你有没有好感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的,不过距离婚嫁似乎还前途茫茫,”我说:“真不明人们是如何结的婚,太难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比较困难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用双手托住下巴。

    “早些休息吧。”他们回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自第一次约会到结婚——名正言顺的在他面前梳头化妆………那真是难得的,每一段婚姻都有天路历程吧。一般人都走得比我好。

    像老朱,他有过一次不太成功的婚姻,想法自然不一样,这一次一定比以前更加谨慎,他会不会挑选个长得像他女儿的对象?

    这也不是不可能的,但也决不会匆匆忙忙下决定,也许与我走三五七年——

    三五七年!那时不老山人也只好老了。

    我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我可经不起这样的等待。

    他们都说男女认识半年到一年的时候,最适合结婚。三五七年!我更加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裘裘说:“每个男人我最多给他三个月的时间,若没有进一步的意思,立刻转移目标,谁有空漫无目标地陪一个人吃晚饭看电影。”她停一停,“你想想,一个女孩子廿二岁正式出来走,三五个月换男朋友,尽其量不过换十来个,青春将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我冷飕飕的。”

    “换男朋友不是换条件,你怕什么?祖母那套还是对的:千万别乱同男人上床。”裘裘说:“想清楚才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开放了,有这种需要的女人,又不怕患上某些疾病的,则不妨放肆点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裘向我眨眨眼睛,“有什么好处呢?白白得个叫众人乐园的绰号。”

    我羡慕的说:“只要最后仍然有人娶她,以前的事,算是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,你快在那位朱先生身上下功夫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下功夫呢?他说过他会约会我。”

    “凡事要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是,军师。”

    朱并没有立刻来约我。

    我本来可以借故打电话去,很俏皮的问:“喂,你说好有第二次的。”女人的鬼伎俩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不过太孩子气了,更加把我映得像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我等了很久,他的电话始终没有来,网球馆内也不见人。十多天了,我想,怎么搞的,有那么多的女朋友?轮那么久还不到我?

    我只好自动拨电话过去,他洋行的女秘书说:“朱先生到美国开会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希望在人间。我又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期间,我把头发剪到齐下巴长度,烫一烫,往后梳,配一些大方的耳环,很时髦,看上去比梳髻更成熟一点,同时也选购不少浅色衣服,每个人都知道今年流行水彩颜色。

    大弟很诧异,“姐,你的刻意扮老,反而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嗳,我也有这种感觉,你知道为什么?大概是因为中年女人都爱穿得七彩缤纷,所以这一下子我与她们接近。”

    “朱先生那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恐怕这一两天要回来了吧?”我颇具信心。

    真的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每天都有希望,不必垂头丧气地做人。

    我一向很乐观,这也许就是我不快老的原因。

    裘在这个时候,忙着筹备与大弟订婚。

    他们是爱情至上。婚后裘要出来工作,她说得也对,“做多十年,三十余岁退休刚好,现在立刻往厨房里坐,也很闷的,在外见识见识,将来不会闭塞。”

    大弟对她顶住半边家庭,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他有福气,娶得裘,踏差一步就糟糕。

    喜气洋洋冲淡我对朱培检的思念。

    但是运气追随着我、我接到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俩约好去吃冰淇淋。

    我穿上新置的宽裙子,头发用一只发夹夹住,见到他,他呆呆的打量我。

    我呢,看到他也有一种恋爱般的喜悦,是别的快乐所不能代替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?”他说:“现在复古吗?我记得我小时候的女朋友就是这样打扮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对,我记起来了,六十年代,是不是?咦,你十多岁就结交女朋友?”我笑着坐下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这身打扮,配杂果宾治最好,要不就香蕉船,那时不流行减肥,女孩子都可以尽情的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巧克力梳打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到美国去开会,昨天才下飞机的。”他看上去是有点累。

    我相当感动。

    女人的毛病是太过容易感动,我希望这一次没有感动错误,我说:“我知道你去开会,我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之前本来要跟你说一声,又觉多事。到了纽约,又得往洛杉矶,耽搁了近一个月时间,很后悔没通知你,想打电话,更觉冒昧——又不是有什么急不及待的事,一直忐忑然,成年后从来没有这般彷惶过。”他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听得呆呆的,缓缓的吃我的冰淇淋。

    这种感党真好。

    有人想念,有人关注,有人约会。

    我说;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很好,托赖,不过这一个月也不好过,老以为你忘掉我,或是时间不够,尚未轮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太好了,朋友之间最怕没有共鸣。如今既然大家的想法一样,事情就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弟在筹备婚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有两位弟弟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我说:“有空到我们家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。”他笑,“我会不请自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是受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来了,我今天特意叫她来,好介绍给你认识。”他站起来,“囡囡,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囡囡已经同我招呼:“艾老师。”

    她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,我对她有一点印象,是隔壁班的高材生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囡囡还是你的学生呢。”

    囡囡礼貌乖巧的笑,“我们对艾老师的印象太深刻了,看上去同我们差不多年纪。”

    我故意咳嗽两声,“今年七十多了,自从在南极仙翁处拿来仙丹之后,就没老过。”

    囡囡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隔一会儿她说:“我约了同学,不阻你们,我先走一步。”她站起来道别。

    老朱说:“我这个女儿怎么样,还过得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引以为荣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她很独立,她跟她母亲的关系也很好,真舍不得她去美国念书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人去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她希望早些去,已准备向校方办退学。”老朱说:“她母亲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很理想,我不必搞“后母——子女”关系,真好运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静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有你呀,”他笑,“人家会以为你是我另外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我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候老朱的熟朋友老陈又出现了,他显然没把我认出来,只向老朱眨眨眼,说:“吃茶!”终于忍不住,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老朱很大方的介绍:“老陈,出名的狗嘴,长不出象牙来。这是我女朋友艾精华。”

    老陈不好意思的推老朱一把,讪讪的笑说:“别在艾小姐面前损我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,有进步,这次他没有把我当作老朱的女儿。

    老陈走了之后,老朱看我一眼。“要不你老了,要不我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一定是我老了,好景不再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他笑说。

    那天我们在一起直到半夜十二点。

    回到家人也疲掉,化妆也糊掉,但是心情好得无以复加,我吹着口哨。

    大弟还在看电视,他说:“事情有苗头了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人都残掉,面孔崩溃,恭喜你,你现在看上去像是三十岁。”

    我笑,“真的吗?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小弟说:“求仁得仁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样子我有希望脱离这个可怕的家庭,疏远这家庭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大弟也说:“我也希望这件事可以快快发生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回房,照照镜子,发觉自己真的憔悴得连黑眼圈都出来了,抹掉化妆,往床上一倒,我长长的呼一口气。

    并不太难嘛。

    两次约会,已经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认识已有一年左右,但正如他说,他以为我不会超过十七岁。时间就是缘份,要是我真的只有十七岁,事情就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在那一时那一刻,两个人凑在一起,感到兴趣,才可以有更进一步的发展。我们做到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