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“我想请她设计一枚胸针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请她,你请等等。”

    礼子有点紧张,珠宝店里四处都是镜子,她看到自己苍白不安,但在人家眼中,她可能只是斯文沉着吧,谁看得出来呢,对,谁看得出来?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穿黑色贴身套装的年轻女子出来,连店员都觉讶异,清丽的赵小姐与人客相貌竟有七分相像,她们两人客气地握手,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赵小兰叫人斟出咖啡,轻轻问:“朱小姐,我可以为你设计什么样胸针?”

    礼子想一想,“你知道高赋设计?我想要一颗长约寸许,黄金制造的心型,当中插着一把精致像真的匕首,滴出红宝石镶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并不觉意外,她轻轻说:“我有一个设计,请你过目。”

    她与助手说了几句,助手取出一只盒子,赵小兰笑着说:“现在正流行Goth,这是我替本市一位男歌星施本然设计的项链,刚刚完成。”

    盒子一打开,礼子不由得赞叹,“啊”,她几乎忘记来意,盒子内是一只寸许大骷髅头,黄金制成,玲珑剔透,比例、凹凸位,都恰到好处,骤眼看甚至有点可怕,骷髅的一只牙齿,用钻石镶成。

    礼子说:“哗,这是一件艺术品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笑:“我们的师傅是着名巧匠。”

    “我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替你画图样,心型打算用不规则手打黄金,波斯型匕首真的穿插金心而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极,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的助手过来,“朱小姐,这是材料预算,设计与手工费用加一倍半,预先付百分之三十。”

    礼子点点头,取出信用卡付款。

    助手一看,满面笑容,“原来朱小姐是朱太太的千金,朱太太是我们熟客。”

    礼子只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图样做好我们会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礼子说:“我会亲自来与赵小姐商洽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送她到门口。

    礼子说:“你在国际上一定已有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我们客人的确来自世界各国。”

    礼子道别,才出门,就看见一个年轻男子匆匆推开珠宝店玻璃门,与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礼子一怔,连忙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那男子是王志诚,他看也没看她,他根本不察觉朱礼子存在。

    他直接小跑步走进店堂,笑着握住赵小兰的手,把一束小小紫色毋忘我送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这个举止惹得全店职员艳羡笑声。

    礼子缓缓自角落走出来,隔着玻璃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啊,不用躲避了,他已经当她透明。

    王志诚穿着舒服熨贴的西装,精神奕奕,神清气朗,分明已把旧人旧事丢在脑后,他已再世为人。

    而赵小兰气质优秀,是个有实力的商业艺术家,条件犹胜朱礼子。

    礼子发觉她整张面孔涨红,耳朵发烧,颈后麻痒。

    她握着拳头很久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不会再害她,他已经转移目标。

    王志诚浓眉大眼,仍然那样俊朗活泼,他本来是礼子的人,他们已经订妥婚礼,现在,他手上的毋忘我,交到别人手上。

    礼子不必躲着他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为什么没有松口气?

    她去找礼禾,看护告诉她:“朱医生去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礼子又找母亲,一个陌生女子说:“朱太太在我们这里染头发兼做按摩,三小时后才有空。”

    那么,她呢?礼子踌躇,她做什么?

    她只得回家,这次,她舒坦地掏出锁匙打开大门,她没有闪缩回头张望,她再也不怕有人跟着她。王志诚才没那么空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,啊,像与一个孔武有力的大块头厮打过一般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幸亏惠明的电话到了,礼子无故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惠明向她报告:“老总派我访问一个叫杜芳的年轻女子,她的工作有趣之极:她在埃及教中文,旗下百多名学生,各种年龄都有。”

    礼子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礼子,”惠明劝说:“你的情绪一直欠佳,为何?事情已经过去,我看到启事,王医生已与他人订婚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宝珍在东京工作,成绩甚好,快要升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有出息,只我一个人窝囊。”

    “礼子,很快你就会迎头赶上,我对你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昆荣几时注册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通知你,下月三号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礼子意外。

    世界像一列火车,轰轰开过,把她一人撇在站头。

    惠明咕咕笑:“被你们催的,简单注册,然后蜜月旅行,到夏威夷一个星期回来复工。”

    “昆荣会给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来观礼。”惠明叮嘱。

    礼子没声价答应,心中不知如何,无限空虚。

    别人家仿佛不断报喜,灯花爆了又爆,结了又结,就是她一个人,走路后退。

    礼子一连好几个晚上失眠,清晨,她索性沿山路跑步。

    有人在身后追了上来,本来,她应当吃惊,但是她只略略看一眼,原来是两名年轻男子,缓缓跑过她头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朝礼子搭讪,礼子停下,难道,她已不再吸引任何异性了?

    她摸着面孔,静静回家。

    过两日,皇室珠宝店有电话来,“朱小姐,图样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礼子本想取消交易,但口是心非,她听见自己说:“我一小时后到方便吗?”

    不知怎地,她想再见赵小兰一次。

    面色红粉绯绯的赵小兰笑欣欣迎上,“朱小姐,请来看。”

    彩色图样十分精美,那枚小小波斯匕首穿心而过,刀尖有一滴鲜红色宝石血液。

    礼子吩咐:“请在心背后刻一行字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是什么呢?”赵小兰好奇。

    “LoveKillsSlowly。”

    “啊,朱小姐,你太悲观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吗,”礼子微笑着说:“不见得呢。”

    礼子心中有数,赵小兰大方爽朗,才华出众,叫她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她处理事情,一定比朱礼子妥当,她一定会摆得平王志诚,她才不怕他。

    礼子忍不住问:“赵小姐,听说你已订婚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高兴回答:“朱小姐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礼子又再问:“他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赵小兰大方回答客人询问:“多谢关心,他十分体贴。”

    再问下去,人家怕要疑心。

    她爽快付清余款。

    助手一直送到街上,“朱小姐,有机会请介绍客人。”

    礼子回到家中,头一直低垂,抬不起来,也没有必要抬头,索性佝偻着背脊。

    礼禾探访妹妹,见到礼子,连忙道歉:“七国刑警在本市开会,我方得益匪浅,上司决定设立新部门,叫做罪犯心理素描小组,忙得我透不过气。”

    礼子像是很专心聆听,心中却想,每个人都有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礼子,我看到报上刊登王志诚订婚消息,心头轻松,仿佛麻风转移到别人身上,一方面惭愧,一方面喜不自禁。”

    礼子说:“那女子,很容易查到王志诚底细,为什么她不怕?”

    礼禾微笑:“也许王志诚已经改过自新。”

    礼子又问:“他为什么没有为我改过?”

    礼禾看着妹妹,“礼子,一切已成过去,不要再想到或是提到这个人,假使这人日夜在你家露台下谈情唱情诗,我劝你立即报警。”

    礼子笑容恍惚,“是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照顾母亲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礼禾匆匆离去,礼子用冰袋敷脸,她长长叹气,刚想坚强地站起,把破碎生活一片片拾起,门铃又响。

    她猜想是礼禾忘了什么,一看,果然有一只文件夹子还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她去开门,才打开一条缝子,被人大力一推,门朝里撞开,碰到额角,痛入心肺。

    礼子心知不妙,想再掩上门,已经来不及,只见王志诚双手叉在腰上,面目狰狞,用力关上大门,一步步逼近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“你还不肯放过我?你还想破坏我?你骚扰我以前的未婚妻苏杭,你又跟踪我现在的未婚妻小兰,你意图如何?“

    礼子伸手掩住额角,摸到腥脏一片湿,她知道是流血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回答:“我也是你的未婚妻。“

    “哈啰,”王志诚瞪着她,“记得吗,你取消婚约,你申请禁制令,至今有效,我此刻违例,随时会受到检控,你都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请你立刻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不得再去骚扰赵小兰!”

    “你在保护她?”礼子不置信,“你踩我头上保护她?”

    “是,我爱她,我会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礼子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王志诚退后一步,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你为什么仍然紧盯着我们不放?”

    礼子怒叫:“你颠倒是非黑白,是你死缠我,是以我才申请禁制令,现在你又闯入我家,伤我身体,我要报警,我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王志诚忽然清醒,他似被一盆冰水浇在头上,他看着朱礼子,她此刻扭曲五官,咬牙切齿,哪里还有半分清秀,同他记忆中的礼子差天共地,为着她犯法,值得吗?

    他退到门口,“不要再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礼子哼一声,“你怕了吗?”

    王志诚说:“我已改过自新,我已获新生,你不要走上我的老路,你会痛苦。”

    礼子问:“你来忠告我?”

    “朱礼子,离我们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他拉开大门离去。

    礼子本该立刻通知警方,但是她想一想,用相机拍摄伤口,然后找医生处理。

    医生替她用胶水黏合,贴上纱布,嘱她休息。

    礼子连眼睛与半边脸孔肿起,照罢镜子,她不禁神经质地大声笑。

    多么讽刺,她还是在被虐妇女庇护所里认识王志诚医生的呢。

    什么地方不好,偏偏是在该处,现在,他们互相虐待。

    公寓再隐蔽安全,他还是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礼子到刀剪专门店挑了一把六寸长剔骨利刀。

    除出她自己,谁也不能保护她。

    她又找到胡椒喷雾,同时要求旧同事替她买一把电殛枪。

    昆荣说:“那是违法武器,礼子,你来参加我们婚礼不必携带武器。”

    礼子这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她戴一顶米色网纱头箍帽去参加婚礼,注册处坐满亲友,礼子一个人坐在后座,宝珍转头招呼她,有人询问:“那漂亮的纱帽女孩是谁”,“我先看见她”,“介绍给我”,“你们挑对象净看外表”,“肤浅”……

    观礼完毕,她上前祝福一对新人,新娘百忙中问:“你额角怎么了礼子?”

    礼子答:“喝多一杯不小心撞到台角。”

    老陈走近,“礼子,有话同你说。”把一只公文袋交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到你办公室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明天早晨十时见。”

    礼子并没有跟大队去喝上一杯,匆匆回家,甩下一大堆失望的男生。

    她回家喘气,把公文袋打开,原来是一把电枪,形状像一具手提电话。

    她把尖刀与电枪放在枕头下,胡椒喷雾藏在手袋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她怎也猜不到会是赵小兰,她一怔,电光石火之间,她明白了,王志诚并没有把朱礼子身份告诉她,他仍然没有说实话,赵小兰不知朱礼子是谁,正如朱礼子不知苏杭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换了人,可是没有更改伎俩,礼子微微冷笑,是,他爱她,他要保护她,不过,他仍然不愿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“朱小姐,你要看看那枚胸针吗?”

    礼子轻轻回答:“我一时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请你喝下午茶可好?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在文华二楼等你。”

    礼子冷笑一声,换了套衣服,轻轻出门去。

    掩上门时她听见母亲声音在电话录音机上问:“礼子,你好吗,有时间给妈妈回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曾经躲到西半球去避开王志诚的她,现在决定迎头撞上。

    小兰比她先到,“朱小姐,你先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她递上一只盒子,礼子以为是那颗被匕首插穿的心,但是盒子一打开,却是一只蓝色的钻石眼睛,眼角有一滴眼泪,栩栩如生,看上去有点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了,”礼子低呼:“这莫非是萨戈多达利的设计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等了好几年,终于在苏富比拍卖行购得,”赵小兰十分兴奋,“你是知音,我带来给你欣赏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呵,做得真漂亮。”礼子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请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礼子那颗心终于做好了,同她相像中一摸一样,礼子忍不住赞道:“赵小姐你太能干了。”

    小兰帮她扣在襟上,“所有哥赋同志会得拜服你。“

    礼子点点头,把那只眼睛还她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账单,各类宝石份量全部列出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十分活泼健谈,把礼子当作朋友,她说到毕加索设计的一副骷髅耳环,引经据典,十分有趣:“最后一次由墨西哥女画家费烈达嘉罗佩戴,此刻不知所踪,许多人在寻找。”

    礼子忍不住问:“你快乐吗?”

    赵小兰笑:“叫你看出来了,我真是幸运,家父任由我追求兴趣,让我读珠宝设计,我又找到知心伴侣,他十分了解我,亲友都说他太宠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礼子看着她,正想说话,她的手提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她说了几句,“我要回公司,歌星施本然来了。”

    礼子点点头,“我来付账。”

    小兰满嘴称谢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实难说出口,原来,讲人坏话是那么困难。

    礼子提起银壶替自己斟茶,在茶壶反映中,她看到一张绷紧着毫无血色的脸,十分吓人,她连忙装出一个笑脸补救,倒是像哭,相由心生,一个人心情如何是看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付了账走出咖啡店,刚刚有一个金发女子应上来,目不转睛看住她的胸针,“真漂亮”,礼子回答:“谢谢”,“在何处购买”,礼子答:“在皇室订做”。

    她还有心情与陌生人交谈,可见尚未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过两天,昆荣与惠明缩短行程回来,说是闷死人,惠明四处劝人不要去那种晒完太阳没事可做的地方度假,可是她欢欣神色却说着另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她送礼子一罐果仁,礼子打开一看,却是一套鲜红色内衣裤,她不禁笑起来。

    惠明会不会是太快乐了?这不是与她谈心事的时候。

    傍晚,礼子去探望母亲,朱太太在绕毛线,礼子说:“干吗亲自动手,原以为这门手艺已经失传“。

    可是朱太太手边有好几册时尚杂志出版的毛衣编织法书籍,可见又流行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先帮你们织一顶帽子。”她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礼子想起她极小的时候,淘气地把绒线缠住台椅的脚,说是替它们穿冬衣。她蹲下找毛线痕迹,果然,书房其中一张椅子的脚上还有毛线尚未拆除的痕迹,她大笑起来,直至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朱太太有点担心,所以说:“你与礼禾二人早日结婚,我可抱外孙,”有所:“我没打算与亲家母分享孙儿,我预备独占。”想到这里,高兴但神经质地笑。

    礼子握住母亲的手,放在脸颊旁边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她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她在电脑前,写了匿名信,电邮到皇室珠宝给赵小兰,内容如下:“赵小姐,请睁大双眼,看清楚你的男伴,他过往有不良记录”。

    她一按出钮,电邮已传达赵小兰的使人电脑。

    礼子吁出一口气,自觉做了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完全正确,她不能见死不救,她必须帮助赵小兰。

    礼子伸一个懒腰,她睡得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接着几天,礼子的机制启动,她是一个优秀记者,探听消息不露痕迹。

    她陪母亲到皇室珠宝店看一颗红宝石,顺道问:“赵小姐在吗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走出来,高兴地说:“礼子你好。”她明显地憔悴。

    可是警告已经生效?

    礼子轻轻说:“你患感冒,抑或有心事?”

    小兰回答:“瞒不过你的法眼,家里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谈谈吗?”礼子微微笑。

    小兰苦笑,“你可有六个小时空闲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约我,你有我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时朱太太叫女儿:“礼子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礼子走近看那颗红宝石,“哗,这一定是南亚古国哪座佛像的一只眼睛,被贪婪外国人撬下偷运出售,辗转至此,不知可有咒语追随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。

    礼子可是没闲着,当晚她又发出一封高密信:“赵小姐,你的男伴,已经第三次订婚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果然,不到一小时,赵小兰已经主动找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公园见面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下午三时中央公园冰淇淋店门口一列影树下。”

    礼子戴着一顶大大草帽在长凳上等小兰。

    她见到她出现同她说:“一会我们去吃龙虾。”

    小兰羡慕:“礼子你好像没有烦恼。’

    “你呢,你也是呀,你是幸运女。“

    小兰自手袋中取出两页纸,上面打印字样,正是那两封匿名信。

    “空穴没有来风。”小兰说。

    礼子不出声,她为小兰悲哀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兰,你应当面对面与他讲清楚,没有人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有人恶意中伤?”

    礼子反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或许是我过去的男友,他过去的女友。”

    礼子冷笑:“你们俩,曾经严重伤害过那么多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特别容易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倒是他们的错?”

    赵小兰提高声音,“喂,礼子,你是我朋友,你到底帮谁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很好,一点异样也看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早,看不出,”礼子抬起头笑,“怎么会叫人看得出呢,一个人的心,是世上最黑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赵小兰吃惊,“你仿佛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礼子微笑,“我们去吃龙虾吧。”

    小兰站起,“我没有胃口,我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有点疑心,“打扰你了,礼子。”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礼子摸摸面孔,叹口气,她脸上肌肉僵硬。

    这时,她背后有把声音传来:“我警告过你,不要再骚扰赵小兰。”

    礼子知道这是谁,“禁制令叫你不得在我身边一百五十米范围内出现,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请不要再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礼子诧异,“你在哀求,抑或泣告?”

    “我到底做错什么,你为什么恶毒地恨我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应该有人揭发你?”

    “朱礼子,我乞求你的原宥,我愿作出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有悔意?我看不见得,你这么快又找到猎物,故技重施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礼子面前,他一脸胡须渣,看到一个那样英伟的男子如此憔悴,真叫人难过。

    “礼子,让我们各走各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样做,付我巨款,换我沉默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他伸出手臂。

    “别动手,”礼子出言警告,“你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礼子,别做出受害人的样子来,我才是受害人!”

    礼子冷笑,“我将用我余生之力,拆穿你的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有勇气从头开始?”

    王志诚忍无可忍,伸手抓住礼子双肩摇晃,礼子自口袋里取出电枪,启动,滋一声,王志诚大叫一声,到底痉挛。

    礼子藏好电枪,缓缓走开,这时,有人向王志诚围拢,“这人怎么了”,“快叫救护车”……

    礼子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她不再怕他,以彼之道,还诸彼身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发出第三封电邮:“赵小姐,你的未婚夫曾殴打杀伤他前任未婚妻,小心。”

    她脱下外套,发觉前襟那枚心型胸针已经扯落。

    礼子根本不稀罕。

    她熄灯睡觉。

    半夜,礼子做梦,她重复地看到那个少妇抱着幼女哀哀哭泣。

    礼子高声说:“不要再骚扰我,不要再走进我的梦境。”

    但是少妇额上照旧流着黑血,把幼女交给礼子,“请你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幼儿转过身,小小面孔只有手掌那样大,皮子雪白,看牢礼子,脸颊上挂着豆大眼泪,她伸出双臂。

    少妇绝望地恳求:“请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礼子大声喝问: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个小女孩,像煞是她,礼子有小时照片,她当然知道年幼时长相如何。

    她大声凄厉喊叫,就在这时,门铃骤响,她跳起床,披上浴袍跌跌撞撞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两名警察,“朱礼子,我们要向你问话,请到派出所一次。”

    礼子头皮扯紧,来了,王志诚居然报警,她不怕,她手上有禁制令,他接近她,她就得保护自己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亦舒作品 (http://yish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